如书屋

章节目录 淫乱系列之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母女情深

    赵颖在土产品进出口公司工作,於一个叫陆华的同事处得特别好。陆华今年四十岁,去年丈夫病故,身下有一女孩,名叫婷婷,今年十九岁。陆华虽然四十了,但由於个高,漂亮,丰满,保养的好,看起来像叁十岁一样。

    由於昨天赵颖与丈夫同欧阳和陈娜一顿换妻性交,所以今天上班脸上春光明媚。

    陆华见了道:阿颖,昨天碰到什麽事了,把你乐成这样?

    赵颖笑道:太刺激了。

    陆华道:什麽刺激?

    赵颖便把昨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说给陆华,陆华听了,春心激荡,欲火中烧。因为陆华去年死了丈夫,一年多没和人操过屄,平时急了,就用橡胶棒自己解解痒,所以听了赵颖的话,只觉阴道中流出了水,屄中痒了起来。

    两人又说笑一会,陆华道:我去厕所。便来到厕所。

    她们单位的厕所很高级,是大单间式的。陆华钻进一间,扣好门上的暗锁,急忙把裤子退了下去,从皮包里拿出两个橡胶棒,把一个橡胶棒对准自己的屁眼,一使劲,扑哧一声,橡胶棒就捅进去了,又将另一个橡胶棒从前面捅进自己的阴道。

    陆华的性欲特别大,每回只捅屄陆华觉得不过瘾,所以陆华又弄了一个橡胶棒捅自己的屁眼,前後一起来,陆华才觉过瘾。只见陆华半蹲着,躬着腰,两手一前一後握着两个橡胶棒,将橡胶棒在自己的屄和屁眼里抽动起来。这一抽动,把个陆华刺激得浑身发抖,忍不住呻吟起来。

    这时,厕所门被人用钥匙无声的打开了,飞快地闪进一个人,门又被锁上了。等陆华发觉时,那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陆华一时竟呆住了。来人是公司的副经理吴刚,也就是吴敏的哥哥。

    吴刚笑道:大姐,你在干什麽?

    陆华的脸顿时红了,急忙拔出了橡胶棒,弯腰要提裤子,被吴刚一把抱住,一顿亲吻。陆华开始还挣扎了两下,後来就停止了。

    陆华道:你怎麽进来的?

    吴刚道:我对你一直很注意,厕所的钥匙是我配的,我实在太喜欢你了。

    说着,一支手便放在陆华的阴户上,一阵揉搓。陆华因为刚才的事被他看见,也没有反抗,任吴刚一阵揉搓,而吴刚竟将手指头插进陆华的阴道里,捅了起来。

    吴刚道:大姐,能让我操你的屄吗?

    陆华道:只求你别把刚才的事说出去。

    吴刚道:一定一定。说着便脱下裤子。

    陆华道:怎麽,就在这?

    吴刚道:我实在是等不及了。

    便让陆华坐在便器上,分开陆华的两腿,露出湿润粉红的阴道,吴刚则跪在陆华的两腿之间。

    陆华见吴刚的阴茎又粗又大,道:我已经一年多没有操屄了,你的鸡巴这麽大,可得轻点。

    吴刚点头称是。吴刚把陆华一拉,使陆华就屁股尖搭在了便器上,陆华也就自觉地叉开两腿,两手在後面扶着便器,将屄向前挺着。吴刚一挺身,扑哧一声,将阴茎一下子就全部捅进陆华的阴道里去了。

    吴刚一边抽插一边道:大姐,你的屄还这麽紧。

    陆华哼道:那是你的鸡巴太粗了。

    由於陆华很长时间没有操屄,吴刚的阴茎一插进来,只觉将屄撑的满满的,吴刚的每下操屄都捅到陆华的阴道深处,并且使劲的摩擦阴道带来了很大快感。

    吴刚一边慢捅快抽,一边问:怎麽样,好受吗?

    陆华呻吟道:哎呦,舒服,你放心地操吧。

    说着说着,只觉一阵快感从屄里蔓延到全身,身体一抖,屄口大开,阴精狂涌而出,忍不住啊了一声。

    吴刚的阴茎被一股热流一冲,舒服欲死,大胆地狂抽迭送。由於陆华泄了不少的精,而吴刚的阴茎在陆华的阴道里还快速的抽插,使的叽咕叽咕的操屄声很响。

    陆华在快感中体味了一会,道:你慢点操,操屄声太大,别人会听见的。

    吴刚依言放慢了速度,道:大姐,你也太不经操了,才操了几下,你怎麽就泄了?

    陆华一边挺着屁股迎合着吴刚的操屄一边道:我这是太长时间没有操屄的原故。於是两人也不吱声,紧紧地搂在一起,吴刚飞快地抽插阴茎,而陆华也将屁股乱拥乱耸。

    操了一会,吴刚道:大姐,来,你转过身去,我从後面操你。

    说着拔出阴茎,陆华站起来,转过身去,两手支着便器,撅起屁股,吴刚将陆华屄里流出的淫水擦了擦,将阴茎又插进陆华的阴道里抽插起来。由於吴刚抽插幅度太大,一下子将阴茎全抽了出来,使劲往里一捅,扑哧一声,竟插进陆华的屁眼里去了。

    陆华哎呦一声,道:你怎麽操到屁眼里去了。

    吴刚笑道:没事,只要是眼儿,哪都一样。

    说着扶着陆华的屁股,在陆华的屁眼里抽插起来。

    陆华哼道:太好了,太有意思了,哎呦,把我的屁眼操的舒服极了,噢,再狠点操,哎呦。

    听着陆华的淫声浪语,吴刚很难想像陆华已经是四十的人了,四十岁的人还这麽淫荡,真是少见。

    吴刚把自己的阴茎在陆华的屁眼里使劲地抽插,只见陆华的屁眼随着吴刚阴茎的一出一进,也一开一合。操了半天,吴刚觉得快感来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捅的陆华前仰後合。陆华也知道吴刚快要射精了,急忙把屁股向後猛顶,这时只觉吴刚的阴茎一硬,一股股暖流射进自己的屁眼里。吴刚也趴在了陆华的背上,将两手伸进陆华的乳罩,抚摸起陆华的两个大乳房。

    吴刚一边抚摸一边道:大姐怎麽保养的这麽好,孩子都这麽大了,乳房还这麽坚挺。

    陆华笑道:我就这样。

    吴刚道:怎麽样,大姐,操的舒服吗?

    陆华道:一年不知肉味,一下又操的这麽狠,我简直有点欲仙欲死了。

    吴刚道:那以後呢?

    陆华道:以後就随便你了。

    两人说着各自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自此以後,吴刚和陆华便经常发生性关系,由於陆华家是两室一厅的房子,就和女儿住,比较宽敞,所以吴刚经常到陆华家和陆华操屄。

    这天晚上,吴刚又来到陆华家,陆华迫不急待地将吴刚领进自己的屋里,自己先把衣服脱个精光,仰躺在床上,大叉开两腿,道:快来,解大姐屄中之痒。

    吴刚脱光了衣服,爬上床,摸了一把陆华的屄,见陆华的屄里全是淫水,便笑道:大姐怎麽急成这样?

    说着将阴茎在陆华的屄口磨来磨去,就是不插进去。陆华急的用两手把自己的两片阴唇扒开,把屁股向上挺起,道:求你快把鸡巴捅进大姐的屄里吧,大姐受不了了。

    吴刚这才把阴茎对准陆华的阴道口,用力一顶,只听扑哧一声,吴刚那粗大的阴茎齐根捅进陆华的屄里去了。

    陆华噢了一声道:好爽。

    吴刚道:那我就开始操大姐的屄了。

    陆华道:操吧,越狠越好。

    吴刚便耸起屁股抽送起来,因为吴刚的阴茎粗大,把个陆华磨得快活无比,加上陆华的淫水很多,使屄里滑溜溜的,吴刚抽送起来也不觉费力,只听摩擦声叽咕叽咕很响。

    陆华道:弟弟缓些抽送,如此声响,莫叫隔壁的女儿听见不雅。

    吴刚依言缓了抽送,却每一抽送都加了些力气,把个陆华操的哼哼唧唧,尽说一些淫声浪语:哎呦,再用些力气,弟弟,你就使劲地操吧,大姐舒服的很。

    吴刚也火气直冒,边操边道:大姐,不知你的屄怎麽如此柔软,令小弟操起来很顺利。

    两人就边说着淫话边用力抽送。陆华也挺起屁股,尽是些向上乱耸。

    两人操了一会,只见陆华突然加快了屁股的乱耸,嘴里道:哎呦,弟弟,好舒服,姐姐要泄精了。

    说着又猛耸了几下,吴刚只觉陆华屄中一股阴精泄出,把个鸡巴浸得得劲极了,便也忍不住加快用力抽插,抽送了十几下也射出了精液。

    射完精,吴刚顺势趴在了陆华的身上,两人都是一阵气喘。

    吴刚道:想不到大姐如此可人。

    陆华也道:弟弟的鸡巴倒令大姐叹服。

    吴刚道:我弟弟的鸡巴比我的还粗,大姐有没有兴趣让我弟弟操一操。

    陆华喜道:真的?那我可得试试。

    吴刚道:那我明天就把我弟弟领来,跟你操一操屄。

    陆华道:行。

    这时,吴刚用手摸着陆华的乳头,道:大姐保养的不错吗,如此年纪,乳房竟还如此坚挺,小弟不禁想吮些奶来。

    陆华笑道:吸吮倒也无妨,只是无奶了。

    吴刚俯身用嘴含起一颗乳头,在嘴里一顿狂吮。

    陆华娇笑道:怎麽样,有奶吗?

    吴刚又吸吮了一会,吐出乳头道:虽无奶,倒也有趣。

    说着起身抽出已经缩小了的阴茎,躺在陆华身边。

    陆华拿过一块布在自己的阴户擦着,道:小弟怎麽射出这麽多精来。

    吴刚道:大姐的精也不少吗。

    两人一阵淫笑。由於劳累,两人便搂着睡了。

    次日一早,陆华叫醒吴刚道:趁婷婷没起来,你先走吧,免得让婷婷看见。

    吴刚依言而去,约今晚再会。

    一日无话,转眼又到了晚上——

    吴刚和吴亮一起来到陆华家,陆华开门将吴刚和吴亮迎进。

    吴刚道:这是我弟弟吴亮,这是大姐陆华。

    吴亮道:早就听说过,幸会。

    陆华道:快进屋吧。

    叁人便来到陆华的卧室。

    一进屋,吴刚便搂着陆华亲起嘴来,道:来,大姐,把衣服脱了吧。

    陆华还有点不好意思,吴刚便动手把陆华脱得一丝不挂,对吴亮道:怎麽样,看大姐够味吧,看这乳房,看这屁股。

    吴刚边说边抚摸着陆华。

    陆华脸红红的,笑道:别乱摸。

    这时,吴刚和吴亮也脱光了衣服。

    陆华见吴亮的阴茎的确比吴刚的粗一点,也不顾羞耻,上前握住吴亮的阴茎撸了两下,笑道:小弟好大的鸡巴。

    叁人便一同上了床。

    吴刚道:大姐,先让我弟弟操你,怎麽样?

    陆华笑道:让我尝尝鲜,好吧。

    说着,仰躺下去,叉开两腿道:小弟,只管操大姐吧。

    吴亮嗯了一声,挺起阴茎对准陆华的阴道就捅进去了。

    陆华哼道:哎呦,好粗的鸡巴。

    吴亮可不管许多,狂抽迭送,把个阴茎飞也似的在陆华的阴道里抽插着。

    陆华被操的哼哼唧唧道:真过瘾,使劲操,大姐能挺住。

    吴亮道:大姐的屄真紧,真软,舒服。

    两人边说边操,旁边吴刚看得火起,一下子骑在陆华的头上,将阴茎塞进陆华的嘴里,让陆华吸吮鸡巴。陆华嘴里吸吮着吴刚的阴茎,下面被吴亮抱着屁股狂操,真是下下没根,陆华只觉得吴亮的鸡巴都捅到自己的子宫了,并把阴道撑得紧紧的。

    叁人操的快活无比,却不想被隔壁陆华的女儿婷婷听见了。

    今晚婷婷未曾睡觉,正辗转反侧,却听母亲房中哼哼唧唧似有人说话,不由得奇怪,忙轻手轻脚地走到母亲的房门外,侧耳一听,便听见叽咕叽咕之声不觉於耳,还听母亲说什麽操屄之类的话。

    婷婷一听就知母亲正和别人操屄,不由得面红耳赤,但少女从未曾经历此事,倒也十分想见识见识。也怪叁人大意,竟没有关好房门。婷婷扒着门缝往里一看,只见母亲的房中还点着灯。在母亲的床上,见母亲正躺在床上,一个人跪在母亲的两腿间,扛着母亲的两条大腿,屁股一耸一耸的,一条大肉棍在母亲的屄里抽送着,另一个人则骑在母亲的头上,把大肉棍插在母亲的嘴里。

    婷婷看了个目瞪口呆,忙又接着看起来。只见母亲一边吮着那人的鸡巴,一边把屁股向上乱耸,下面那人操的急了,母亲就吐出嘴里的鸡巴,哼哼唧唧道:舒服,操的好舒服,哎呦,我要泄精了。

    只见母亲把屁股没命地向上乱耸,浑身一阵乱抖,嘴里噢噢地叫着。操屄那人也快了起来,婷婷见那大鸡巴在母亲的屄里抽出送进,如捣蒜一般,不禁心惊。却见母亲也把屁股乱耸,嘴里道:哎呦,好爽,再快些。

    那人飞快地抽送着,又操了几十下,便忽地停了下来,趴在母亲身上只是喘气,好一会才爬了起来,抽出阴茎,婷婷见那阴茎湿漉漉的,像浸过油一般。

    婷婷不禁想到:什麽时候自己的屄也被如此大鸡巴操一番。

    一想到此,脸不由得飞红,只好又看了起来。

    这时,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那人道:怎麽样,大姐的屄不错吧。

    另一个人道:真不错。

    却见母亲笑道:小弟的鸡巴也真粗呀。

    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那人道:该我操大姐的屄了。

    只见母亲点头应着。说着,让母亲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将粗大的鸡巴从屁股後面慢慢地插进母亲的屄里,操了起来。那人抽送得很用力,发出很响的叽咕叽咕声,婷婷才知原来操屄声可以这麽大。

    操了半天,又见母亲把个屁股向後猛顶,嘴里哼道:哎呦,太好了,我又要泄精了,真是乐死我了。

    那人也紧紧抱着母亲的腰,将鸡巴快速的抽插着。一会,就听母亲和那人同时叫了一声,双双倒在床上,气喘嘘嘘。

    歇了一会,母亲坐了起来,只见母亲头发乱乱的,脸上红红的,一副娇态,裸着身子和那两人坐在一起,随手从床边抓过一团纸,叉开腿,往阴户上擦。

    婷婷见母亲的屄口正往外流着白汤,湿漉漉的,弄得母亲的阴毛和大腿上都是。

    母亲一边擦着一边对那两人道:看你俩,射出这麽多精液来。

    那两人笑道:你不也泄了两次阴精麽。

    母亲笑道:那还不是让这个操的。

    说着,一手一个,握住两人的阴茎。

    那两人笑道:不是它,你怎麽有快乐。来,大姐,你把我哥俩鸡巴上的精舔乾净吧。

    婷婷见母亲笑道:尽是伺候你。说完,便歪下头去,一手拿着一个阴茎,一会吮吮这个,一会舔舔那个,把两个阴茎上的精液吃的一乾二净。

    叁人又互相摸了一会,关灯搂抱着睡了。

    这边婷婷瞧了一回光景,只觉胯下湿漉漉的,用手一摸,竟从屄中流出些水来,婷婷不禁脸红,也悄悄回房睡了,却怎麽睡得着。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起来,婷婷到母亲屋里,竟不见了那两个男人,知道那两个男人已经走了,婷婷装成不知的样子。

    从此以後,那两个男人或一个或两个,夜夜俱来,婷婷夜夜看个仔细,母亲和那两个男人以为婷婷不知,胆子又大了许多,弄出许多花样,把个婷婷看的欲火中烧。看了几日,婷婷知道那两个男人一个叫吴刚,一个叫吴亮,母亲管吴刚和吴亮叫大弟和二弟,吴刚和吴亮管母亲叫大姐。

    这日是星期天,婷婷因夜夜睡不好,便白天睡了。

    也怪陆华胆子大,见女儿睡了,实在没什麽事,却又欲火中烧,竟没了些顾忌,将吴刚和吴亮约来,吴刚有事没来,吴亮自己来了,两人便白天操起屄来。

    陆华和吴亮进了陆华的屋,两人急忙脱光了衣服,陆华只一见吴亮的阴茎,也不用什麽爱抚,屄里已经流出了淫液,吴亮一手搂着陆华的纤腰,一手摸在陆华的阴户上,手指头嗤溜一下就捅进陆华的阴道。

    吴亮笑道:大姐的骚水来的倒是挺快。

    陆华道:二弟不知,我只一见你哥俩的鸡巴,就不由自主地流骚水。

    说着,伸手握住吴亮的阴茎,来回撸了起来。吴亮将陆华推倒在床上,分开陆华的两条大腿,将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抽送起来。

    两人操了一会,陆华便哼叽起来:哎呦,好舒服,二弟使劲干,把大姐的屄操烂。

    吴亮又操了一会,将阴茎从陆华的阴道里抽出来,让陆华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吴亮在後面跪在陆华的两腿间,扒开陆华的屁眼,把阴茎慢慢地捅进陆华的屁眼,一直推到全根而没。

    陆华道:二弟又操大姐的屁眼了。

    吴亮道:屄和屁眼一齐操。便趴在陆华的背上耸起屁股来。

    陆华只觉吴亮的鸡巴撑的自己屁眼里涨涨的,捅的自己全身酸酸的,很舒服,便说:二弟,慢点操,多用力,别那麽快就射精了,咱俩应操的时间长一点,反正有的是时间。

    吴亮点头称是,便一下一下地抽送,虽然慢,但每抽送一下,陆华便被捅的往前一耸,嘴里就哼叽一声。吴亮抽送得用力,有时便把阴茎从陆华的屁眼里抽了出来,吴亮便又顺势一捅,捅进陆华的阴道里,接着操,操着操着,又将阴茎捅进陆华的屁眼里,陆华一会被吴亮操屄,一会又被吴亮操屁眼,直觉舒服异常,两人便细水长流地操了起来。

    再说婷婷睡了一会,也睡不着,眼前尽是些陆华与吴刚和吴亮操屄的影子,想着想着,便在床上脱了裤袜,用手在自己的阴户上好一阵揉搓,揉了半天,不甚过瘾,便伸了一个手指头对准自己的阴道捅了进去,来回抽送。

    由於这几日婷婷天天这般,处女膜早已破了,此时手指头在阴道里捅来捅去,倒也觉得爽快。只捅了几下,婷婷毕竟少女初春,再也抑制不住,啊了一声,只觉阴道深处一紧一热,一股阴精便泄了出来,弄得婷婷满手尽是,倒也过瘾。

    婷婷用纸擦乾了阴户,又摸了一会屄,便起身下床,睡意全消,穿好衣裤,走出屋,想到客厅闲坐。

    路过母亲房前,只想看看母亲,便推门而入。

    怎料一进母亲房中,却见母亲趴在床上,全身赤裸,另一男子也是如此,却跪在母亲屁股後面乱耸,母亲正自哼哼叽叽,婷婷不禁叫了一声。

    此声一发,陆华和吴亮齐齐一惊,抬头见婷婷满脸通红,陆华自也脸红了起来。吴亮操的正自起劲,忽见婷婷至此,见婷婷容貌甚美,也自呆了,忘了阴茎还插在陆华的屄里。

    叁人一动不动,都很惊讶。

    过了一会,陆华才平静下来,回头拍了一下吴亮,道:二弟,还不把鸡巴拔出去。

    吴亮一听,忙一缩屁股,从陆华的阴道里抽出阴茎。

    婷婷见那阴茎上湿漉漉的如淋水一般,知是母亲陆华的骚水所致,脸上更红了。

    陆华站起身来,披上了衣服,道:婷婷,你怎麽不睡?

    婷婷道:睡不着。

    陆华道:为何?

    婷婷脸一红,细思了一会道:我这几天天天见母亲与人幽会,思之不属,故而难眠。

    陆华惊道:莫非你早已看见?

    婷婷点头无语。

    陆华叹道:天意如此,不知你有何想法?

    婷婷脸一红,道:每次我见母亲如此,尽都快活无比,我只想试试而已。

    陆华一听道:如此,我也没有意见,你我母女二人都是一样,咱俩就同时而乐吧。

    婷婷一听笑了一笑,吴亮闻言欣喜若狂,寻思:这母女二人都是一般的漂亮,各有千秋,如一齐操屄,我吴亮可乐死了。

    陆华此时道:婷婷,这是你二叔,叫吴亮。

    婷婷红着脸道:二叔你好。

    吴亮忙道:你也不错。

    婷婷一听脸更红了,陆华道:即是如此,我叁人今日就同体而乐吧。二弟,我母女二人便让你随便操。等大弟来了,我们四人同时操屄,就更过瘾了。婷婷,让你大叔、二叔都操你,你干吗?

    婷婷道:那感情好了。

    说到此时,陆华和吴亮将本就披着的衣服甩了下去,两人光光的抱在一起,陆华道:婷婷,你也把衣服脱了吧。

    婷婷便也脱光了衣服。吴亮见婷婷白白的身子,阴户上的阴毛也没几根,与陆华密密的阴毛相差甚远。

    陆华见婷婷也脱光了衣服,便道:一起上床吧。

    叁人便一同钻到床上。

    陆华道:刚才二弟没有操完,不妨先操婷婷吧。

    婷婷红着脸点头,躺在床上。吴亮一俯身就骑了上去,由於婷婷是第一次操屄,很是害羞,将两腿并的紧紧的。

    吴亮便把婷婷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掰开,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婷婷的阴户自然向上露出,吴亮对婷婷道:二叔便操了。

    见婷婷点头,吴亮一挺屁股,只听扑哧一声,吴亮那粗大的阴茎便插入婷婷的阴道里,婷婷低哼一声,陆华道:别怕,舒服吗?

    婷婷觉得吴亮的阴茎粗大异常,塞满自己的阴道,抽送起来磨得自己快活无比,就点头道:舒服。

    这时吴亮也不应声,只是发狂般的抽送,把个婷婷操的浑身乱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连声。

    陆华见了火起,在边上不住观看吴亮的阴茎与婷婷的阴道磨擦,只见婷婷毕竟年小,阴道也不甚宽松,加上吴亮的阴茎粗大,往里一送,婷婷阴户上的两片阴唇便被操了进去,往外一抽,便又翻转出来,同时带出许多阴精来。

    陆华知道婷婷泄了精,只是头一回,不好意思张口呼快。

    吴亮又加力抽送了几下,婷婷快活欲死,再也忍不住,张口呻吟道:哎呦,二叔,把侄女的屄捅烂,啊,好舒服,哎呦,二叔,你的鸡巴怎麽这麽硬,侄女的屄让你操,给你操,你随便操,一生一世都这样操,噢,我又要泄了,噢噢,快了,哎呦,泄了。

    只见婷婷猛地向上一挺屁股,嘴里噢噢地叫着,吴亮感到从夹得很紧的阴道里,一股热流急泄而出,冲击着自己阴茎的头部,有一股难言的快感。

    吴亮见婷婷泄完精後,屁股又向上耸了几下,便喘息起来,便又轻轻抽送几下,婷婷体味了一会,道:我已经叫二叔操出精来,妈,让二叔操你吧。二叔,你把鸡巴拔出去,接着操我妈吧。

    陆华看的早已火起,吴亮便拔出阴茎,忽地一下,从婷婷的阴道里涌出一滩阴精,婷婷忙拿纸擦着。

    吴亮一转身,将阴茎对准了陆华的阴道,只见陆华的阴道口水淋淋的,吴亮笑道:哎呦,可把大姐骚死了,婷婷,你看你妈,从屄里流出这麽多淫汤。

    婷婷伸过头来一看,不由得笑了。

    陆华挺着屁股道:快,二弟,别说了,操大姐的屄吧。

    吴亮便把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里去了。由於陆华看了半天,欲火已炙,吴亮也操了半天婷婷的嫩屄,所以两人没操几下便同时泄了。

    叁人喘息了一会,渐渐气匀了。

    吴亮道:婷婷初次操屄,便就如此狂泄,倒也有趣。

    婷婷红着脸道:前几日我见你们操屄,我屄里也淌出些淫汤来。

    陆华道:婷婷,咱母女俩今後就和你大叔二叔在一起,天天操屄,你干吗?

    婷婷笑道:那多好呀。

    吴亮两手放在陆华和婷婷的阴户上,一边摸一边道:你母女俩长得像,屄也差不多,只是婷婷,再多操几次,想来阴毛也该密了。

    说着,又把母女俩放倒,一头扎上去,用嘴先含住婷婷的屄,用舌头在婷婷的屄口一阵乱舔,婷婷吃吃地笑着,微微地哼着。

    吴亮吃了一会婷婷的屄,又转头含住陆华的屄,一顿乱舔乱吻,把个陆华也舔得哈哈笑。叁人在床上便你吃我的阴茎,我吮你的乳头,你撸我的鸡巴,我吃你的屄地玩了起来。

    玩了一会,婷婷道:二叔虽然操过我,但二叔却没在我屄里射精,不如二叔先操我妈,等快射精时,再操我怎样?

    其实吴亮和陆华互相玩了一会,又已火起,听婷婷一说,陆华道:既然婷婷想体味你二叔射精的滋味,那就再操一遍吧。

    吴亮便让陆华母女俩并排趴在床上,都翘起屁股,吴亮将阴茎从陆华的屁股後面插入陆华的阴道,搂着陆华的腰,操了起来。

    由於吴亮刚操过陆华母女俩的屄,一时射不出精来,一阵狂操,倒把陆华操的噢噢直叫,屁股向後乱顶,又是一顿阴精狂泄。

    吴亮的阴茎被陆华的阴精一烫,又粗大了许多,吴亮知道这一粗大也快要射精了,便抽出湿漉漉的鸡巴,骑在婷婷身後,婷婷早已将个雪白滚圆的小屁股高高翘起,吴亮把带着陆华阴精的鸡巴又捅进婷婷的屄里狂操起来。

    由於吴亮的阴茎粗大了许多,把个婷婷的屄塞得满满的,一抽送,操屄声叽咕叽咕响的很大。只操了几十下,婷婷便也跟陆华一样,屁股向後乱耸,口中噢噢直叫,屁股猛地向後顶了几下,又是阴精狂泄。

    吴亮觉得快感来临,抱着婷婷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来,婷婷哎呦哎呦地乱叫。只见吴亮将阴茎抽出大部分,跟着猛沉屁股,扑哧一声,鸡巴完全捅进婷婷的屄里,把个婷婷捅的向前一耸,趴在床上,而吴亮也趴在婷婷的身上不动了。

    婷婷只觉吴亮的阴茎在自己的穴里一挺一挺,一股股热流向自己屄中深处射去,好不快活。

    半天,吴亮才气喘着从婷婷的穴里拔出阴茎。叁人又歇了半天,才起身下床穿衣。

    吴亮道:操了半天的屄,我都饿了,咱们做点饭吃吧。

    陆华笑道:你吃了半天我母女俩的屄,还饿吗?

    吴亮笑道:我吃你们的屄,也没吃进肚里,不顶饿。

    婷婷笑着掀起自己的裙子,里面也没穿裤袜,挺着自己的小嫩屄道:二叔就把我的小嫩屄吃了吧。

    吴亮笑道:看婷婷这个小骚货,还浪得很呢。

    陆华搂着婷婷道:我娘俩不骚,你能操上我娘俩,美死你。

    叁人说笑着进了厨房,动手做饭。饭菜好了以後,叁人便在客厅里吃起来。正吃着,忽听有人敲门,陆华开门一看,是吴刚来了。

    吴刚一看吴亮和陆华竟与女儿一起吃饭,不禁奇怪。

    只见陆华对婷婷道:婷婷,这是你大叔,叫吴刚。

    婷婷甜甜地叫了一声:大叔。

    吴刚更是奇怪,却听陆华笑道:大弟,刚才你没来的时候,你这侄女已经和二弟操过屄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人就是一家人了。

    吴刚还不太相信,眼见婷婷十分漂亮天真,如能与她操屄,那倒是十分高兴,却见吴亮道:婷婷,你过来。

    婷婷依言走了过去,吴亮道:大哥你看。说着将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婷婷那没有几根阴毛的小嫩屄,用手在婷婷的阴户上摸了起来。

    婷婷也叉开了两腿,搂着吴亮的脖子,边让吴亮摸着,边笑着问吴刚:大叔,你看侄女的小嫩屄还好看吗?

    吴刚一看,自是欣喜异常,走了过去,伸手在婷婷的屄上摸了几下,笑道:好侄女,你的小嫩屄没让你二叔操肿吗?

    陆华笑道:婷婷的屄没被操肿,倒是差点把二弟累死。大弟你没看见,刚才二弟抱着婷婷的小屁股那个狂操,没把腰晃折了就不错,我这老屄二弟都看不上眼了。

    吴亮笑道:大姐就是损我,大哥你知道,我要不把大姐操的舒舒服服的,她能放过我吗?你还别说,刚才我操婷婷的时候,大姐屄里那个骚水流的,把个大姐可浪坏了。

    几人聊着淫话,吴刚欲火就上来了,笑道:既然二弟捷足先登了,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得操操婷婷的小嫩屄,也好过过瘾。婷婷,让大叔操操怎麽样?

    婷婷让吴刚和吴亮的两支大手摸的阴道里骚水又流了出来,觉得屄里痒痒的,便道:大叔既然想操侄女的屄,那还等什麽?

    吴亮笑道:看婷婷骚成什麽样,有人要操屄,急忙就答应。

    婷婷笑道:二叔就是得便宜卖乖,刚才操侄女的时候,急的跟什麽似的,怎麽刚操完侄女的屄,就翻脸了。

    四人都笑了起来。

    陆华道:婷婷,既然大叔要操你的屄,你就撅起屁股让他操,妈给你照着点。

    吴刚也等不及了,就让婷婷两手支着桌子,弯下腰,撅起屁股,吴刚把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由於婷婷里面什麽也没穿,一个滚圆雪白的小屁股就露了出来,吴刚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去,挺着粗大的鸡巴笑道:看我怎麽操婷婷。

    陆华笑着走过来道:来,我帮帮忙。

    说着,用手将婷婷的屁股分开,吴刚一手扶着自己的鸡巴,一手将婷婷的两片阴唇分开,道:婷婷,大叔要操了。

    婷婷哼道:大叔,你操吧,侄女的屄里痒的很。

    陆华笑道:看这孩子,骚水都流出来了,来,妈把你大叔的鸡巴给你捅进去。说着,扶着吴刚的阴茎,对准婷婷的阴道口,吴刚一挺腰,噗哧一声,就将粗大的阴茎齐根插进婷婷的阴道里去了。

    婷婷微哼一声,吴刚道:婷婷,怎麽样?舒服吗?

    婷婷哼叽道:哎呦,舒服,大叔的鸡巴真粗呀,捅的侄女的屄里痒痒的,涨涨的,得劲极了。

    吴刚一边抽送一边笑道:婷婷这小嫩屄就是跟你妈的屄不一样:紧。

    陆华笑道:你这个死鬼,操了老娘的屄,反倒怪起老娘来了。

    说着一推吴刚,吴刚往前一使劲,捅的婷婷往前一耸,嘴里哎呦一声,吴刚笑道:看,大姐,把婷婷操疼了吧。

    陆华笑道:操疼就操疼,那也是我自己的女儿。

    那边吴亮看着吴刚操婷婷的屄,阴茎又硬了起来,也脱了裤子,挺着鸡巴,让婷婷两手抱着自己的腰,将阴茎插进婷婷的嘴里,让婷婷吸吮自己的鸡巴。

    陆华则蹲下身子,两手握住婷婷的两个小乳房,揉搓起来。

    叁人一起将婷婷弄得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後面吴刚把阴茎捅的像捣蒜一样,在婷婷的屄里飞快地抽插着,操的婷婷不时把吴亮的阴茎从嘴里吐出来,哼叽几声,再把吴亮的阴茎含进嘴里吸吮。

    吴亮的阴茎被婷婷的小嘴吸吮的又粗又硬,见陆华正一手摸着婷婷的小嫩屄,一手揉搓着婷婷的小乳房,便将阴茎从婷婷的嘴里抽出来,笑道:大姐在这过乾瘾哪,来,把屁股撅起来,让小弟操操屄。

    说着拉起陆华,让陆华也用手支着桌子,哈下腰,撅起屁股,吴亮便将粗大的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里操了起来。

    吴亮刚将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陆华就哼叽起来,扭头见吴刚将婷婷操的一耸一耸的直哼叽,便对婷婷道:婷婷,以後妈和你天天就让你大叔、二叔操屄,你干吗?

    婷婷边呻吟边道:那感情好,大叔、二叔的鸡巴都这麽粗,操的婷婷舒服极了,婷婷愿意天天让他们把婷婷的小嫩屄操肿。

    吴刚一边使劲地操婷婷的屄一边笑道:婷婷真是天生的尤物。

    婷婷哼叽道:哎呦,大叔你轻点操,侄女的屄要肿了。

    陆华笑道:婷婷,没事儿,你妈天天让他们这麽操,屄都没肿,你别怕。

    四人正说笑间,吴刚突然道:哎呦,婷婷,你的小嫩屄夹的大叔的鸡巴太紧了,大叔太舒服了,大叔要射精了。

    说着,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抱着婷婷的小细腰将屁股向前猛耸,只见吴刚的阴茎在婷婷的小嫩屄中飞快地捅进抽出,把婷婷捅的前仰後合,嗷嗷直叫。

    吴刚边操边道:哎呦,来了,射精了。说着,猛地操了几下婷婷的屄,便趴在婷婷的背上,用两手握住婷婷的两个乳房不动了。

    婷婷只觉吴刚的阴茎一挺一挺地,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自己的屄里,婷婷觉得舒服极了。

    那边吴亮正慢慢地操着陆华的屄,见吴刚射精了,道:大哥,怎麽样?婷婷的屄还行吧。

    吴刚道:婷婷的小嫩屄简直舒服极了。

    陆华一听笑道:怎麽?操了大姐的屄,就觉得大姐的屄不如女儿的紧了?

    吴刚笑道:大姐的骚屄和婷婷的小嫩屄都不错。边说边又将阴茎在婷婷的屄里捅了几下,才抽了出来。

    只见吴刚的阴茎上湿漉漉的尽是婷婷的阴精和自己的精液,便道:婷婷,给大叔把鸡巴舔乾净了。

    婷婷笑道:遵命,大叔。说着,哈下腰,抱着吴刚的屁股,将嘴凑上去,含住吴刚的鸡巴,吮了起来。

    那边,吴亮正操着陆华的屄,见婷婷哈下腰去舔吴刚的鸡巴,撅起滚圆雪白的小屁股,只见婷婷的两腿间湿漉漉的尽是淫液,并且从阴道口正往外流着吴刚的精液,便笑道:来,大姐,你看婷婷的屄里正流着精液,你给舔舔吧。

    陆华笑道:大姐的屄正让你的大鸡巴操着,你还不知足,还让大姐的嘴也闲不着。不过也没辙,谁让婷婷是自己的女儿呢。过来,婷婷,让妈把你的屄舔乾净吧!

    婷婷依言把屁股凑过来,嘴里却仍含住吴刚的阴茎不放,用力地吮了两下,才吐出吴刚的阴茎,哼道:妈,女儿的屄里尽是大叔的精液,你吃女儿的屄,女儿可不好意思。

    陆华笑道:什麽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咱娘俩现在一起都叫你大叔、二叔操了,妈吃吃你的屄,舔舔你大叔的精液,有什麽不好意思的,瞧你大叔、二叔那样,一会还得让你舔舔妈的屄呢。

    说着,抱着婷婷两条雪白的大腿,把嘴凑过去,伸出舌头,舔起婷婷的屄来。

    由於刚才吴刚在婷婷的屄里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婷婷的阴道口尽是流出来的吴刚的精液,陆华将嘴凑上去,伸出舌头,探到婷婷的阴道口,在自己女儿的屄口舔了起来,将女儿婷婷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汤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只见吴刚在前面站着,婷婷抱着吴刚的腰,正用嘴吸吮着吴刚的阴茎,陆华则在女儿婷婷的身後,抱着女儿婷婷的腰,把嘴埋在女儿婷婷的两腿间,舔着女儿婷婷的屄,吴亮却不紧不慢的在後面一耸一耸地操着陆华的屄。

    一会,陆华仰起头,笑道:我已经把婷婷的屄舔乾净了。

    婷婷也吐出吴刚的阴茎道:妈,我也把大叔的鸡巴吃乾净了。

    吴刚笑道:好,你娘俩已经完成任务,婷婷你先歇一会,你妈还没叫你二叔操完,咱俩先歇会,看二叔操你妈。

    说着,吴刚和婷婷赤身裸体地坐在凳子上,看着吴亮使劲地操着陆华的屄。

    陆华又把手支在桌子上,撅起屁股,身子被吴亮操的一耸一耸的,嘴里哼哼叽叽的道:哎呦,太舒服了,二弟,使劲操,把大姐的屄操的舒舒服服的,再使点劲,把鸡巴往大姐的阴道深处捅。

    吴亮一边使劲地操着陆华的屄一边笑道:婷婷,你看你妈这样,你说你妈骚不骚。

    婷婷笑着站起来,一手揉搓着母亲陆华的两个大乳房,一手揉搓着母亲陆华的阴户道:二叔,你轻点操我妈,你看你的大鸡巴也太粗了,把我妈的穴操的流了这麽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

    吴亮笑道:婷婷,那是你妈太骚了。说着使劲操了陆华两下,问道:大姐,你说是不是?

    陆华被吴亮操的往前耸了两下,哼叽道:哎呦,是,是,我太骚了,哎呦,舒服*  WWW..COM死了我了,二弟,再使点劲操。边说边将屁股向後猛顶。

    吴亮这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把个阴茎飞也似的在陆华的屄里抽插着。

    婷婷边用手夹着吴亮的阴茎,防止吴亮的阴茎从母亲陆华的屄里抽出来边笑道:哎呦,二叔,你慢点操我妈,看你的大鸡巴这麽捅我妈的屄,我还真有点害怕。

    吴亮笑道:婷婷,这你就不懂了,二叔我越这麽操你妈,你妈就越高兴,你说是不是,大姐?

    陆华被吴亮操的气喘嘘嘘的道:二弟说的没错,婷婷你别怕,妈就这麽让你二叔操,屄里才舒服呢。哎呦,二弟,再加快点速度,大姐我要泄精了。说着陆华将屁股向後乱顶乱耸,嘴里嗷嗷直叫。

    吴亮也觉得快感来临,将自己的大鸡巴死命地往陆华的屄里操着。

    两人狂操了半天,只见吴亮抱着陆华的腰将屁股猛耸了两下,便趴在陆华的背上不动了。陆华只觉吴亮的阴茎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阴道深处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自己同时也不禁浑身颤抖,快感传遍全身,只觉屄口一开,阴精狂泄而出。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双双瘫倒在凳子,气喘嘘嘘地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四人歇了半天,才渐渐喘匀了气。

    陆华笑道:真是过瘾,两位老弟的鸡巴太粗了,把我操的真舒服,婷婷,你觉得你大叔、二叔的鸡巴怎麽样?

    婷婷笑道:那还用说,妈,不瞒你说,刚才大叔、二叔把我操的我都快休克了。

    吴刚笑道:你娘俩的屄都一样的好,操起来都一样的舒服。

    吴亮笑道:只是婷婷的穴叫小嫩屄,大姐的穴叫大骚屄。

    陆华笑道:怎麽?大骚屄你就不操了?只看好我女儿的小嫩屄了?

    吴亮笑道:那不能,大姐的屄还是骚水挺多的,挺紧的。

    陆华看了一眼婷婷,只见婷婷叉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坐在凳子上,两腿间都是湿漉漉的淫液,并且还正从穴里往外流着吴刚的精液和婷婷自己的淫液,白白汤汤的,陆华道:还真跟大弟和二弟说一声,婷婷才十八岁,就让你们两个色鬼给操了,我这麽大岁数了无所谓,婷婷还小,咱们四个以後操屄的日子还长着呢,你们两个这麽操婷婷的屄可不行,每回都把精液射在婷婷的屄里,日子长了,婷婷还不怀孕哪。

    婷婷听了,脸就红了,道:妈,那怎麽办哪,我还想和大叔、二叔操屄呢。

    吴刚笑道:看看婷婷,骚成什麽样?不过大姐你放心,没事。以後咱四人操屄,我和二弟要操婷婷的时候,可以带避孕套操,要不就操婷婷操的快射精的时候,再把鸡巴捅进大姐的屄里操大姐,把精液射在大姐的屄里,大姐你看怎麽样?

    陆华笑道:大弟想的真周到,我看可以。

    四人又聊了一会淫话,互相摸玩了一会,才穿好衣服,把菜饭又热了,重新吃起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