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书屋

章节目录 花花公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章夜半春情

    ..............................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同屋的阿雄压在我的身上我们都是在被

    子下面,我可以感觉到我的睡衣的衣钮已经松开,我没有穿胸围,

    内裤则是歪的。

    女人的三角裤,边缘总是弹性很强,而男人的东西若是够劲,

    就可以把这边缘挑开而直抵要点,这时阿雄正是如此,我可以感觉

    到他已经正在强劲地逼住我了。

    花花公主其时还是半失身,他已经进了一点,但是还每有完全

    进来,我一痛,就醒过来了。

    我叫了起来,阿雄连忙按住我的嘴巴。

    我发出〔唔唔〕的声音。他低声说:不要叫呀,人家听到

    就不得了。

    我不出声,要推开他,但他这时却正是进入了最兴奋的状态。

    他突然一阵张烈的抖颤,那地方更加强劲,也因此跳动起来。他跳

    动,我则在扭动,他便滑离了要点,而在外面揩过,我合紧腿子,

    他仍被困在内裤之间与及我两腿之间。

    跟著我就可以感觉到有不明物体喷我在我的身上,然后他就长

    我的嘴巴。

    我低声说:你怎麽可以这样?你快走!

    但是你又没有反对,他说:我还以为.....

    你快走!我说。

    这时床上的上格,我妹妹翻了一个身,咿唔一声,我们都

    僵住不动了。

    当时我与妹妹在新店小城同睡一个套房,房间不小,放著双人

    床,阿雄则是在我们家租住另一间套房,我们还有第三间房,则是

    我的父母住。我们这样同在一床,妹妹知道就不得了,好在我妹妹

    又熟睡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我低声说:快些走!

    他爬下床,拿了他的裤子出了房外。

    我的心很乱,我是很喜欢阿雄的,否则的话,他这样对我,我

    早就会叫喊起来了。

    我又不能完全怪他,他不知道我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一睡就会

    睡的很熟,许多时候真是天塌下来也不知道。有过几次我醒来时是

    躺在地上,自己跌在地上也不知道,这一次我已经算是醒得很快了。

    他以为我不反对就是同意。

    我几乎失身於他。

    他走了以后我也起来,到浴室去。

    也沾了,只是比我少些。

    他对我低声说:你又没把房门锁上。

    我说:我....我们......

    你睡觉!我说:不要吵!

    我进浴室关上门,我带来了替换的睡衣和内裤。

    我的身上那个部份的附近又腥又黏,实在是相当之难受,我开

    了花洒冲了一阵,冲乾净了。好在这些东西是属於一个我喜欢的男

    人的,否则的话真的不知怎样好,心理上似乎用多少水都是冲不乾

    净了。

    我与他已经有了接触,他是进入了少许,但是我有没有给弄破

    呢?这还是不知道。我拿了一面镜子来照,是可以看见,但是看不

    出有甚麽分别,尤其我是很丰茂的,那一团丰茂遮住,我就很难看

    的清楚。

    我终於穿回衣服,沾染的就浸了。好在我月事来时也常会这样

    把衣服浸著,所以我这样做也不会使我的家人主要是我母亲产

    生疑心。

    第二天,阿雄又来缠我。爸爸晚间出去打牌,妈妈带妹妹到超

    级市场买东西要妹妹帮她拿,阿雄已下了班回家,屋中剩下我

    们两人。

    他过来抱住我,本来我们是间中也有偷偷摸手摸脚的,有时他

    也会请我去看电影,分头出去,分头回来,仍是因为我的母亲不会

    常说我应该拣一个有钱的人嫁,不要像她那样,嫁了我的父亲以后

    还要捱大半生,没有甚麽好日子过。而阿雄的收入并不是那麽好,

    我们假如公开的话,一定闹翻。

    我们以前也没有这样拥抱过,但经过昨晚的事,他已放进来过

    了--起码已经放过一半进来,他就有胆量抱我了。

    我也舍不得拒绝。

    他说:你给我吧,阿芳。

    我说:你疯了吗?我妈妈和妹妹随时都会回来。

    他说:不是现在,晚上进我房。

    不可以,我说:我妈妈随时起身,假如他看到,那还得

    了?

    我们可以到另一个地方去,到外面宾馆租一个房间,你已经

    是我的了。

    不好!我说,但是我是很心动。

    他苦苦哀求,我又忍不住了,我答应了他,但也不能马上去,

    还是要找机会。

    还好我要工作,他也要工作,我们每天是一定要出去办公的,

    但实在是不是出外办公则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总之是有很多机会外

    出。

    我们就大家请了下半天假去欢会。

    我是心动的很,因为昨夜有过接触,虽然是蒙蒙胧胧,也是记

    不敢试,既然已经身不由己地试过了一点点,那就真正地去试也是

    不怕了。

    我们在午饭的时候会合,一起吃过了,然后他就带我去水源路

    附近的情人宾馆租了一间房监。他对这些已知门路,他亦对我承认

    以前已有过几个女朋友。

    这件事情很奇怪的,我是指妒忌心的方面,男人和女人之间会

    有很大的分别。男人对女人过去的男人很多仍会吃醋,女人对男人

    过去的女人却多是并不吃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除非过去的女人

    再出现,那又不同。也许假如不是这样的话,就处男都要配处女了。

    我们一进房他就把我抱得紧紧的,我们以前不能放心地做的亲

    热事,如接吻、拥抱及爱抚都可以做了。他也一面做就一面解除大

    家的衣服,后来脱得差不多,他带我入浴室去洗一个淋浴,洗乾净

    了当然是更舒服爽快的。而他对我的身体也是非常之欣赏,我对他

    则是极好奇。

    我与他一起回到床上,他扶我躺下,一跪就跪在我的胸部。他

    并不是压在我的身上,腿子是在我的两边的,但我哗叫起来,因为

    这样一跪,就有如一尊伊拉克〔大炮〕指到我的脸上来了。那麽近

    ,真有如〔大炮〕似的威胁性。

    他说:难道你不想看清楚吗?

    不要!我说:难看死了。

    他很快地掉转身,便变成了是背部向住我,这样他低头就是吻

    著我最重要的部份。

    我又叫不要,但是他给了我非常高度的感觉,我很享受,反应

    强烈,我就也不能够坚决的反对了。

    我索性不再出声,而且我也不由自主用手去摸他。

    他的背后朝著我,从这个角度看去,则是连书上都没有看过的。那很难看,但是又另外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的吸引,我轻轻地玩

    弄和研究,这也使他更为刺激。

    后来,他又转过来,把我抱住,吻我的嘴唇,我连忙用手遮住

    ,因为他的嘴唇刚从那个地方回来。他嘻笑著撕一些卫生纸抹过了

    ,说道:我都不怕,你怕?

    这又有道理,他可以吻我,我却不敢吻自己?

    这也使我觉得他很重视我。

    他重视我多於我重视他,他可以吻我那里,我却是对著他也害

    怕,我觉得他那东西像装设在沙漠战场的一门〔大炮〕。不过,也

    许他经验丰富吧?我说:你常常都是这样的吗?这个我又会吃

    醋。

    不是,他说:当然不是啦,我其实只是对你一个人这样

    罢了,你是那麽乾净--没有别人碰过你!

    我又感到光荣和自豪起来了,不错,我是第一次,那是很宝贵

    的。

    他一滑就已经有了一点进步。

    我的感觉与昨天又大有不同,昨天是一痛而醒的,也许是昨夜

    他太急了,现在他则是缓进,所以我就只是觉得胀而并不觉的痛。

    他一直到了尽头,我的感觉真是不易形容,我知道我是失去了

    ,不过同时我也是等於得到,我是得到了他。

    他不能在进就退,退了一半就又进,这一进一退之间,我有如

    触电,灵魂都空似的。

    他由慢而渐渐快起来,到了最快的时候,我简直难以置信,假

    如在此之前告诉我可以做得如此剧烈,我一定不会相信的,但是现

    在有事实在给我证明。

    他使我一次又一次升上更高的高峰,后来他就剧烈地发抖起来

    ,我也感觉到里面跳一跳的,我不必他讲也知道他是正在结束。

    之后他就失去了雄气,本来像是海棉包著骨头,骨头却不见掉

    了。

    后来,他也自动给挤了出去。

    我静静地躺著,叹著气。我的心有些慌,但是又并不后悔,我

    是想好了才做的,心有些慌是因为我跨了人生的一个大步,我再也

    走不回头了。

    他就是这样离开我,就在我身边睡著了,我不明白男人的反应

    ,心中怪他一得手就睡著了,其实我自己也是不由自主睡著了。我

    则是特别的,我这著人也很容易睡著,而且又是一睡便睡得很熟。

    开始进行了,他有没有做甚麽前奏我不知道,总之我是在感觉强烈

    的时候才醒来的。

    他正在强烈冲刺,而我也是强烈的反应起来。

    终於,我们又结束了。

    他已不在有能力再来一次,而且时间也够了,我们休息了一阵

    就起来了,穿上衣服离开。

    .............................

    花花公主会如何呢??...请看第二章.再续前缘..

    .............................

    第二章再续前缘

    .............................

    回到家里,我感觉到一阵火辣辣,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我要迁

    就著走路,有人看见的时候,我就只好硬充了。

    我要一个星期之后才敢与他再去,他早已求过我,但我不肯,

    我怕受伤。

    我们已有了这样亲密的关系,在家里的时候却要装作若无其事

    ,这实在是不容易的事,而我们也是做得不那麽好,我的母亲已经

    过了几个月,有一天晚上,我在梦中醒了过来,发觉阿雄又偷

    偷闯进而且又在做那事,而且做的很激烈了。我紧抓著他,在他耳

    边低声说:不可以,今天不安全!

    我是一直都有计算著安全期的,虽然这并不是很可靠的办法,

    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

    我推不开他,又不敢太用力,也不敢出声吵闹,实在是很难避

    免。他也答应不在里面结束,反正已经进来了,我也只好答应他。

    但是他却忍不住,后来还是没拿出来结束,我低声埋怨起来,

    却也是没办法,不该做的也已经做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母亲

    推门进来,开了灯,她已开始怀疑,这一次给她捉到了。

    跟著就是大吵起来,我的母亲要报警,控告他强奸,但是这是

    不可以实行的,我也不会这样做证,结果就是阿雄次日即刻搬出去。

    我的母亲仍是不能禁止我见阿雄,不过是比较困难一些,她中

    间就会打电话到我公司来找我,看看我有没有请假,而我也不能迟

    回家。

    我觉得摊牌时间到了,我要跟阿雄走,与他一起生活,虽然生

    活清淡一些,也可以活下去。

    我在吃午饭的时间赶去找他谈,我们可以一起吃午饭把这事计

    划好。

    我去到他公司的门口附近时就呆在那里了,因为我看见他正与

    开的,这时我就知道我是受骗了。

    原来*  WWW..COM他一直另有女人。

    阿雄没有看见我,而我亦没有过去与他吵,因为与他吵是没用

    的,他一直都是在骗我,把他争回来又有甚麽用处呢?他还是会在

    骗我。假如争不赢,那更不知所谓了,所以我并没有出声,便这样

    走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