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书屋

章节目录 怒灭毒蝎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修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戈壁滩上。“……应该不是很远了……”,他拿出指南针,再次确认方向。然后抬起头,看看天空。头上是毒辣的太阳。马修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下头,继续向前走去。核武大战后使地球升温,很多地方都变成了荒漠。物资和水源都奇缺,能在这荒漠中活下来的都是不怕死的坚强的人。土匪强盗横行,而军阀也各据一方。马修所在的盖拉解放联盟,一直都在联合穷人,努力寻找新的资源,以开创新的环境。由于他们的仁义之行,使他们队伍在不断扩大,同时也成为各军阀的眼中钉。军阀们和土匪联合,让土匪深入解放区内进行骚扰。马修永远也忘不了三个月前在他家乡发生的那一幕惨剧。当时他跟随部队路过本已经是解放区的家乡,却发现村子已被洗劫,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残忍杀害,而马修一直相依为命的妹妹凯莉,被发现吊在村子中央,她身上满是刀痕和皮鞭的伤痕。凯莉是性格刚强的女孩,是村落的首领,因此才遭到如此的摧残才被杀害。据幸存的村民说,来的是一帮土匪,为首是三个女的,分别被称为“白蝎”、“红蝎”、和“黑蝎”。很清楚了,她们是臭名昭著的土匪“毒蝎团”。马修抱着妹妹的尸体哭了一天,令战友都为之流泪。在第二天,马修就留下纸条,辞别队伍而去。他知道,在现阶段,他最盼望的就是能报仇。而毒蝎团是最狡猾而难以捉摸的很小的队伍,大概只有10来人,以解放联盟现在的作战方向,还是以对付军阀为主,对小股的土匪难以派出人力来对付。虽说马修对联盟的胜利还是充满信心,可他最想的还是亲手杀掉仇人。而部队的首领知道也难以拦住这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就让他去了。找了三个月,不断的搜索,马修探察到毒蝎团在向一个很偏僻的村子走去。现在毒蝎团的营地就在不远处了。马修也看见绿洲的树和房子了。马修爬上一个小山,用望远镜察看村子里的情况。有两部吉普车,七个人。有两个是女的。都挎着ak74自动步枪。有三人在外围走来走去,象是在巡逻。其余的人就在中间的街道上闲聊着。马修一眼看到旁边的树上挂着几具尸体,象是村民的打扮,不禁怒火中烧,妹妹的惨状又一次浮现在眼前。那两个女的是不是就是那三个匪首呢?正寻思间,只见中间的大房子门打开了,三个女人陆续走出。头一个身材修长,黑色短发,全身黑色皮装,脚蹬长靴,手里端着一支乌兹冲锋枪,一出来就警觉的往四处张望,然后大声喝叫外面的土匪,而其他土匪听到后,立刻就往中间集中了。然后另外一个女的,红色头发,扎着两个小辫,穿着战斗背心,短裙,鱼网丝袜,一对短靴,笑吟吟地对土匪们说了几句话,逗得几个土匪一阵哄笑,而那个皮装女人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最后出来的一个,黑色的头发扎着马尾,戴着一副墨镜,穿着白色衬衣,蓝色牛仔裤,一走出来土匪们就停止说笑了。然后她就开始训话,土匪们都肃然地听着。马修从得到的情报知道,这三个就是他所要找的仇人了。头领是白衣的“白蝎”,通常只是指挥,但很少见她战斗。红发是“红蝎”,这女的别看她常笑吟吟,可是最多坏水的一个,会帮白蝎出谋划策,而且她很喜欢用鞭子来抽人。黑皮装的是“黑蝎”,是很冷酷,而也是最好身手的一个,很少见她露出笑脸。这三个女的都是十分漂亮的女孩,看外表谁都不相信这是三个杀人如麻的恶魔。特别是头领“白蝎”,有人形容她长得象邻家女孩,可是她却是最老谋深算的一个。“要他们偿还!”马修握紧了拳头。马修身上有一把匕首,一支装有消声器的m9手枪,一支mp5sd,可他不想用这些武器干掉三个女匪首,他想让她们也尝尝被吊死的滋味。他已经做好了三个绳结,用以解决她们。入夜了。马修仔细地观察土匪们的动向。他们都集中在中间那座有院子的房子里,那房子有点象四合院,中间是院子,南面是门,东北各有一间屋子,西面有两间。西面屋子旁边有一间类似厕所的房屋。白蝎和一个男土匪进了北面屋子,而红蝎和另一个男土匪进了东面屋子,黑蝎一个人进了其中西面的一间屋子,另有一男一女进了另一间屋子。院子里守着一个女土匪,大门口外有两个男土匪。马修悄悄的接近屋子。守门口的两个土匪一个在打瞌睡,另一个也是睡眼懵松的样子。是时候了。马修握着一把匕首,悄悄接近那个没睡着的土匪后面,突然捂住他的嘴,将匕首刺穿了他的身体。这时候,那个睡着的土匪好象被声音弄醒了,马修一下抽出匕首一刀向他飞去,发出轻轻的“卜”一声,刚好插在他的太阳穴上。这时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是向门口这边走来的,一定是里面院子那个女土匪听到什么*  WWW..COM响声了。马修马上拔出手枪,闪到门旁边,举起枪,门“呀”的一声开了,那个女土匪刚伸出头来,也是轻轻的“zimmm”一声,顿时脑浆四溅。马修立刻靠进去扶住她的身体,不让她摔在地上发出太大的响声。然后再慢慢放下。马修拔出男土匪头上的匕首,走进院子里。马修在各间屋窗口察看了下,只有黑蝎和红蝎的房子还有灯光。红蝎的房子窗口都被蒙住了,什么也看不见,但却听不到什么明显的声音。黑蝎的窗口附近有个小洞,可以看到黑蝎还在桌子上写什么东西。而一男一女的房子虽然黑了灯却有些声响,象是在搞胡天胡地的事。而白蝎的房子既没有灯光也没有响声。厕所也比较简单,只有四面墙和一道梁,马桶在一角,头上屋顶已经没有了。马修决定先干掉黑蝎。从小洞看过去,借着油灯看到,黑蝎虽然没有笑容,但还是长得颇迷人的。黑色短发,尖尖的鼻子,紧抿着的小嘴,绿色的眼珠,似乎是东方人和西方人的混血儿,所穿的皮装和高跟皮靴紧紧的贴紧她的身体,透出她修长匀称的身体线条,皮装在微弱的灯光下泛着光,很是性感。马修有点奇怪她为何会比较孤独,但立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可是杀害你妹妹的凶手!”马修正在苦恼怎样用绳子套索杀她,忽然看到她站起来,提着油灯,走向门口。马修急忙躲到一边,握紧手枪。探头看去,原来她正在向厕所方向走去。好机会!等她一关上门,马修马上轻步走到墙边靠马桶的一角,垫了两块石头,站在石头上靠墙慢慢地站起来。黑蝎提着灯看了看马桶,嘟囔了一句,可能是不太干净吧。她看到旁边墙上有个钉子,就把油灯挂上去,然后走近马桶,然后开始脱她的皮裤。说时迟,那时快,马修立刻把绳结扔进去,刚好套在黑蝎的脖子上,黑蝎还没弄明白什么事,马修用力一收绳子,黑蝎就被吊起来了。黑蝎的喉头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可是再大的声音却叫不出声来。她又用手乱拨去抓绳结,可是抓到绳子和绳结又有什么用。双脚不断乱蹬,试图想找个落脚点,但地面是肯定碰不到了,马桶却遗憾地差一点而够不着。蹬墙面是没有用的,最多只能发出一点点闷响。情况就是这样对她糟糕地持续着。黑蝎很后悔没把手枪别在身上。黑蝎听到了自己喉头骨折的声音,意识在一点点地丧失,眼前星光乱闪,跟着渐渐地黑了。刚才不是想小便吗?但是可能就要失禁了。黑蝎将还半穿着皮裤的两腿交叉,想忍住,但也知道这是徒劳的……“我不想这样死去啊……我还没有男朋友……”黑蝎这样想着。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一生,由于是混血儿而被人看不起,她学会了用最强硬的手段去对付一切,变得象男人一样,以便在这世界生存。而她也从不相信男人,也不相信象红蝎那样破烂的女人。她只是因为白蝎带领着她能够生存而跟着白蝎。而到最近,当军阀与她们接触的时候,当中有个年轻军官,突然在私下对她说“你很漂亮”,当时她大声地呵斥他,几乎要饱拳他一顿。但那个军官始终很留意着她,她装作看不到。当她们又出来作战时,她突然感到有一种孤独感,很想再见到那个军官一面。刚才正在写的东西,就是想写给他的,文字是颇为差劲了,毕竟是第一次写这样的东西……可是现在无论如何,这样的愿望都不可能实现了。绳索越来越紧,黑蝎透不过气来,脑袋发疼发涨。她将交叉的两腿分开,突然觉得比较舒服了,知道她自己失禁了。黑蝎也是女人,也会因为自己失禁而羞耻啊。不知道为何,身子会变得越来越舒服,套在脖子上的绳子已不存在,黑蝎轻轻地弹了几下小腿,有点灵魂出来的感觉,她伸直两腿再弹动两下,再伸直。就这样了。去天国忏悔吧。很奇怪的,马修和黑蝎都同时在心里说出这句话。马修听到没什么动静了,松开了绳子,另一面的感觉就跟放下一个布袋那样。马修然后走进厕所。借着微弱的油灯,马修看到黑蝎屈身坐在地上,头歪在一边。马修拉住绳子,一头搭上房梁,用力一扯,黑蝎的尸体就被吊起来了,然后马修把绳子栓到那颗钉子上。黑蝎穿着高跟皮靴的脚伸直了指向地面,荡着,象一只钟摆。绿色的眼睛无神的睁大着,嘴角歪在一边,从鼻子和嘴里流出一点点黏液。皮裤是半脱的,刚好露出浅绿色的内裤和一小截白色的大腿。失禁的尿液浸湿了内裤,可由于她穿的紧身皮裤和皮靴,才没有流到地上。她的尸体在厕所中央轻轻地荡着,油灯照着她一身皮装,随着她那匀称的曲线,泛出一阵一阵的反光。马修走到西边另一间房屋门前,仔细听里面有没有声音,只听到里面哼叱哼叱的声音。看来里面也正忙得欢。马修轻轻地试了试门口,竟是虚掩的。于是马修端起mp5sd一下冲进去,朝那床上蠕动的黑影一阵扫射。没有什么声音,这屋子就一下静下来了。马修走到东面的屋子,这里可以看到屋子里透过窗帘渗出灯光来。马修逐个试试窗户,有一扇窗户是可以打开的,却是在这屋子的另一个房间,没有灯光。马修很小心地打开窗户,探头去看,借着隔壁从门口射入的光线,马修看到这房间里有一张床,却没有人。马修从这个窗口爬入,轻步走到门口,慢慢从门口窥探有灯光的房间。一眼就看到一张沙发。红蝎那修长的穿着网纹丝袜的大腿懒洋洋地搭拉在沙发的靠背和扶手上,而红蝎正躺在沙发里,睡得正是香甜。马修再往旁边看,那个男土匪却是全身赤裸被绑在一张靠背椅上,搭拉着脑袋睡着了,他的身上有很多皮鞭痕。房间里乌烟瘴气,桌上是翻倒的饼干合,零乱的烟头,还有四个空酒瓶,空气里都是酒气。马修心中有数了,他慢步走进去,走到男土匪身后,一手捂住他的嘴将他的头抬起来,另一手拿着匕首在他喉管上一割,一声都没有他就去见了上帝。马修走近红蝎睡着的沙发,仔细地看了看横躺在沙发里的红蝎。红蝎的年龄看起来比黑蝎和白蝎都要小,大概是十八岁左右,圆圆的脸蛋,扎着两条辫子。她喝多了酒,粉白的脸上泛出红晕,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着,发出很轻的鼾声。她上身只穿着内衣,右边的吊带斜挂在右臂上,露出半个乳房。左手搭在她起伏的肚子上,右手垂在沙发一旁,几乎要碰到地上,而在她右手旁边的地上有一条皮鞭。她的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黑色迷你皮裙,网纹丝袜是用了吊袜带,黑色丝袜透出她的雪白而又有优美曲线的大腿。她的两只脚上都穿着刚过脚踝的棕色半高跟短靴,其中右脚那只鞋带是松的,象是刚脱未脱的样子。看来红蝎是刚用皮鞭来跟那个男土匪玩性游戏吧。“这个淫娃!就是你用鞭子来折磨我的妹妹吧!”马修不由得火上心头。马修半跪在红蝎头枕的沙发靠背那边,捡起皮鞭,在两手上各缠了一圈,然后绷直了鞭子,慢慢移到红蝎脖子上方。“好,我就用你自己的皮鞭来结束你!”马修猛然将鞭子向下一套,然后用力地用两手收紧。红蝎猛然惊醒,发出颇高的“呃”的一声,跟着就被收紧的鞭子紧紧地勒住了喉咙,再也叫不出更高的声音。她惊恐地睁大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眼珠,寻找着袭击者。她看到了沙发上方的马修,于是伸出两手去抓马修。马修猝不及防,一下竟被她尖利的指甲划到眼角处,火辣辣的疼,只是幸好没有划到眼睛。马修低下头,让她抓不到自己,然后再用力收紧皮鞭。红蝎在空中抓了抓,再也抓不到马修,但喉头剧痛,使得她不得不放弃要抓马修的举动,而去抓勒在脖子上的皮鞭,试图让皮鞭放松一些。可是皮鞭已经紧勒在她脖子上,她只是徒劳地在自己的脖子上乱抓,让尖利的指甲不断在她雪白的脖子上划出血痕。红蝎用力蹬她的长腿,踢在沙发的另一边扶手上,然后又向上拱起她的腰部,想让她有更多的空间,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马修已经用紧勒的鞭子将她的颈部固定在沙发扶手上。红蝎感觉到能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而且血好像都往脑袋涌,眼前金星乱冒。她张开口,伸出她的舌头,想呼吸到更多的空气。可是效果并不好。红蝎有些恼怒了,不顾一切地乱踢她的腿,不断将她的腰拱起,弯曲,拱起,弯曲,她觉得她是如此地有活力,以致于她能阻挡死神的来临。马修稍抬起头,欣赏红蝎那奇特的舞蹈。交叉腿,分开,一阵痉挛,跟着又象踩自行车那样交替轮踢,先是在空中踩,然后是向左扭动身躯,在沙发面也踩,然后右腿一伸直,右脚上的靴子已经松了,露出她的脚踝,然后又是一阵痉挛,红蝎又往左边扭动身子,左脚用力一踢,踢到旁边桌子上的空饼干合,乓的一声落在地上。然后她的两腿又在急速地摩擦,摩了几下,右脚一蹬,靴子咚的一声掉在地板上。红蝎眼前开始发红,模糊了,虽然她还是在不停地和死神争斗,但她意识到是不可避免的了。红蝎感到的只是恼怒,自己还很年轻,有很多好玩的东西都还没有尝试过。做爱,sm,杀人都试过了,她觉得在毒蝎团里天天都很快乐,天天都有新的刺激的东西玩。应该能有更多新鲜玩意的……她这样想“thisgameisover”游戏结束了。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出现。红蝎丧气了,她已经没有力气了,不知道为何,颈部的疼痛慢慢消失了,她的右脚无力地拖在地板上,左脚懒洋洋地挂在沙发扶手上,偶然抽搐一两下。马修看了看红蝎的脸,她的娃娃脸扭歪了,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恼怒,口微微张开,舌尖露在外面。眼睛没有闭上,是向上翻着。但是她似乎还有微弱的心跳和呼吸。“该把她吊起来了。”马修松开了皮鞭,拿出他的绳套,套在红蝎的脖子上,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抛上房顶的横梁。红蝎模糊地感到脖子上松开了,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也没有力气再重新呼吸。“areyoureadyforthenewgame?”准备好玩新游戏了吗?一个声音如此清晰地在她脑中出现。几乎是出于她的本能,她懒洋洋地在心中答了句“yes”。象是答应她似的,她感觉她的身体呼的一声升起来了,而颈上又收紧了。“thenewgame'snameisdead”新游戏的名字是死亡。红蝎明白了。她感觉无所谓,她是个孤儿,在这世界没有亲人的牵挂,也没有她喜欢的男孩。去死虽然她不知道会是什么,但她相信会是一个新的开始。“ready?”准备好了吗?红蝎感到膀胱有点涨,想撒尿,可能刚才酒喝多了吧。那就撒吧。撒完,红蝎轻松了。“go”去吧马修看着挂在房中央红蝎的尸体。她的脑袋搭拉在一边,依然是刚才那副扭歪的表情。舌尖从她那鲜红的嘴唇伸出一点,好像比刚才稍长。眼睛也是向上翻着。两手直直地堕在身体两旁。上身的内衣的一半已经完全被她自己扯开,露出她一只不是很丰满而又恰到好处的乳房。两腿伸直了,一只脚上还穿着短靴,另一只脚是只穿着丝袜,脚尖笔直地伸向地面。失禁的小便从她短裙里面流出,顺着大腿流下,顺着脚尖的的嗒嗒地滴落在地板上,形成水汪汪的一滩,而那只脱开的短靴就浸在里面。忽然,马修觉得脑后面一阵风,警觉的他立刻猫下腰往旁边一躲,呼的一声,一把大砍刀从马修头上掠过,结结实实地砍在旁边的沙发上。马修回头看见,一个光着上身的男土匪正挥舞着大刀向他扑来。马修马上从腰间拔出手枪,刚举了一半,土匪将刀往回一拖,刀背打在马修的手背上,手枪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冲锋枪放在桌子上,马修正想去扑过去拿,土匪再一刀砍来,一下将桌子分成两半,冲锋枪也飞到房间的另一角了。马修情急之下捡起那半截桌子抵挡,土匪又是一刀,砍在一个桌子角上,刀刃吃进木头里了。马修立刻用力向前推,土匪猝不及防,被推得往后退,一下两人都从门口出到院子里来了,土匪失去平衡,仰面倒在地上。就在这时,马修飞快地从腰间拔出匕首,一下就插进了土匪的胸膛,土匪惨叫一声,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只剩下白蝎了,她在哪?马修向四周看了看,没有看见有人。白蝎的房间门口开了一半。马修立刻回到红蝎的屋子里,捡起地上的冲锋枪,再向白蝎的房间走去。马修一脚踹开门口,却是没有什么反应。马修再飞身扑进屋子里,在那一瞬间扫视房间,却依然没见有什么动静。马修站起来,认真地察看屋里,真的是没有人。正疑惑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引擎启动的声音。“不好!要逃了!”马修飞快地跑到院子门口,只见到一部吉普刚刚启动,正拐弯向外驶去。马修立刻向吉普奔去,吉普越开越快,看来是不能追上了。马修立刻端起mp5冲锋枪,屏一屏呼吸,瞄准吉普车的轮胎,一梭子射去,子弹打在吉普后面的铁板上,发出当当当的声音,又是一梭子,这回一颗子弹射穿了吉普车一个轮胎,吉普立刻失去了控制,猛一拐弯,碰地撞在一块大石头上,停住了。马修跑到吉普跟前,只见到一个女人伏在方向盘前,似乎是晕过去了。这应该是白蝎了。她的长头发披散开,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衣,衬衣遮住了她的大腿上部,露出她的一双雪白的大腿,她脚上穿着一双中筒皮靴,还没有绑好鞋带,可见她逃出来有多匆忙。马修正靠近白蝎,忽然白蝎转身过来用一只手举起一支手枪向马修“砰”地开了一枪,马修只觉得左臂一震,右手不自觉地扣动了扳机,mp5冲锋枪喷出了火舌,只有轻微的哒哒哒声,一颗子弹刚好击中白蝎的手腕,她“呀”地叫了一声,手枪掉落在地上。“该死的!”马修对准白蝎再次扣动扳机,却已经没有了子弹。马修一步走向前,用枪托对准白蝎的头狠砸了一下,她立刻倒在座椅上,这次她是真的晕过去了。马修看看自己的左臂,还好只是擦破了皮,并无大碍。于是他再次看看白蝎。当马修看清白蝎的脸庞时,心里不禁狂跳起来。是的,白蝎长得很漂亮,但是一眼看去却是跟马修的妹妹长得很象,都是那种优雅动人的气质。不知道为什么,马修心里却不是那么想干掉她了。白蝎哼了两声,微微地睁开眼睛,然后痛苦地捂住手腕。她看到马修,问道:“你是谁?”“名字不重要,我是来取你性命的。”马修盯着白蝎,说道。“多少钱杀我?”“不为钱,只因为你杀了我妹妹。”“妹妹……”白蝎侧过头想了一下,“……是在三个月前那个村庄吧,有个女孩长得跟我很象”一说到妹妹,马修的心里就狂跳。的确白蝎长的是很象妹妹。“没错。”白蝎嘴角微翘,苦笑了一下:“当时,她说她哥哥一定会亲自来结果我的,我心里就一直惦记着。今天终于是时候了。”在来这里之前,马修都在想着怎样辱骂,怎样折磨三只毒蝎,可是现在到了最后关头,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也不想做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白蝎。“杀我吧。”白蝎说这话的时候,话音很平静。马修没有动。我在妹妹的坟前发过誓的,一定要杀了她们。可为什么现在动不了手?只是因为白蝎长得象妹妹?“我的腿刚才被撞断了,也走不到哪里去啦。”白蝎低下头,看看她的腿。马修看了看,果然白蝎的一条腿卡在被撞得变了形的汽车里。马修想都没想,就用手去掰开那些扭歪的汽车零件,将白蝎的腿小心地拉出来。很具有曲线美的腿。可是脚掌却扭在一旁。“是脱臼了。”马修把她的靴子脱了,抓住她的脚掌,猛然一合,白蝎“啊”地叫了一声,脱臼的关节已经恢复原位了。马修再将靴子替她穿上。马修想起小时候,也有同样的经历,不过那时是他妹妹脱臼了。那种场景又再出现在眼前,马修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马修抬起头,注意到白蝎下身只穿了内裤,没有戴胸围,可以说是半裸的,露出她的雪白肌肤。马修不由得觉得脸上有点发烫。“你不杀我了吗?”白蝎问道,脸上掠过一阵妩媚的笑容。马修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没有回答“要是你不杀我,你妹妹的灵魂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死。”的确如此。马修心里想着。白蝎躺在座位里,头靠在座椅背上,仰面望着天空。“多美的星空和月亮……”白蝎赞叹着。马修看了看天空,的确,满天星斗,一轮满月挂在天空。月光照在白蝎的脸上。她在微笑着。马修跨上了吉普车,就站在白蝎后面。马修低下头,白蝎仰望着他。二人目光对视。白蝎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然后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眨了眨眼。的确是太象妹妹了。马修心里一阵酸痛。马修不自觉的用双手捧着白蝎的脸庞,轻轻的抚摸着,很柔软的感觉。“杀我吧。”白蝎闭上了眼睛。再将头仰起,露出她那美丽的脖子。马修从腰间抽出皮带,将皮带套在白蝎的脖子上,皮带两头绕到白蝎脑后。然后他将白蝎的长发拨开,让皮带只套住白蝎的脖子。两只手抓住皮带的两头。时间似乎停顿了。白蝎又张开了眼睛。满眼都是星星,还有圆圆的月亮。忽然,颈上收紧了。白蝎一下透不过气来,她不由得皱起眉头,张开口,从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呻吟声。很不舒服啊。她开始用力地踩和踢,踢在车厢内,发出乓乓的声音。脖子被固定在座椅上,驾驶仪表下面空间太小了,白蝎没法伸直她的腿。白蝎用手抓住勒紧脖子的皮带,想将它扯开一点好透透气,可那也是徒劳的。白蝎将身子摆侧,让她的腿能伸到副驾驶位上,可是还是太小了,她将身子摆侧也无法伸直双腿,两只穿着皮靴的脚不断地踩在另一侧车门的铁板上,发出沉闷的咚咚的声音。马修似乎知道了她的想法,将皮带往后拉,白蝎被拖后了一点,两只脚可以踩到仪表板和挡风玻璃上。马修再进一步将皮带勒紧,可以看到白蝎的脸庞上现出更痛苦的表情,一只脚用力一蹬,乓的一声,挡风玻璃被蹬破了一个口子。白蝎的两腿不断地蹬,把挡风玻璃都蹬碎了,然后两只脚穿过窗框,伸直了在车头上。她的身体在驾驶座上向上弯成一个拱形,白衬衣被扯开,露出她两个丰满的乳房,乳尖挺直,随着她身体的痉挛而颤动者。两条美腿在车头上交替蹬直,弯曲,蹬直再弯曲,一只靴子被蹬掉了,从车头掉落到地上。那只光脚绷直了,随着大腿小腿的带动,象是在跳一只古怪的芭蕾舞。白蝎还在睁眼看着天空,星星随着她的痉挛而舞动着,她张开了口想呼吸,可是没有一丝空气能进入。渐渐的,星星仿佛越来越多,形成灿烂而模糊的一片,不断地闪动着。白蝎觉得身体越来越轻,象是要融入到这片星空里,身体上的痛苦也在慢慢地离她远去。马修还在紧勒着皮带,白蝎的脸就在他面前,最开始是痛苦,但现在似乎已经放松了,两眼瞪着美丽的星空,眼里透出的光就如同那宇宙一样深邃。马修脑里也模糊了,眼前的白蝎渐渐变成了小时候的妹妹,仰头好奇地看着星空,似乎想要了解这宇宙的一切。马修忽然泪如雨下。白蝎的身体已经停止了挣扎,挺直了在驾驶座上,轻轻的颤动了几下,然后软软地跌落在驾驶座里。“哥,我走了。”马修似乎听到这样的声音。妹妹的脸渐渐地在白蝎的脸上消失。马修再也忍不住,将白蝎柔软的身体抱紧在怀里,放声痛哭。忽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马修苏醒了。天这时已经亮了,半边的天空呈现出宝石般的蓝色,一掠阳光射进马修的眼里。马修转过头来,怀里依然是白蝎的尸体。白蝎的眼睛还在瞪大着看着天空。马修用一只手轻轻地将她的眼皮合上。一阵风吹过,白蝎的头发轻轻地飘起,拂在马修的脸上,很舒服。白蝎的表情很安详,象是熟睡的样子,很乖,就像妹妹小时候伏在马修的身上睡着的样子。马修将白蝎放在座椅上,然后站起身来。白蝎的衬衣还是敞开的,露出她的乳房。马修帮她将扣子扣上,她的乳房向前挺着,衬衣虽然扣上了,但依然不能掩盖她的美好身段。在扣扣子的时候,马修留意到她的内裤和衬衣下摆都有点湿润,是失禁了。座位上也有一滩水迹。马修将白蝎移到另一个座位上。白蝎的一只脚穿着皮靴,另一只脚光着,绷直着。马修在车旁边找到了另外一只靴子,替她把靴子穿上了。马修背起白蝎,他想他必须把所有尸体都埋葬好。马修的双手托起白蝎那光滑富有弹性的大腿。白蝎那丰满的乳房紧贴在他的背上,头搭在马修脑后,一丝丝长发拂落在马修的脖子上。马修轻松的迈开步子,向大屋走去。走到院子里,他轻轻地将白蝎放在院子中间。马修走进了厕所。黑蝎的尸体还是乖乖的吊在那里,风一吹来,轻轻摇摆。她的脸还是之前的那个无神表情,眼睛瞪大着。阳光从破壁缝中射进来,照得黑蝎的皮衣闪闪发亮。可是她的皮裤依然只是脱了一半,露出她的内裤。内裤的尿迹已经风干。马修只觉得心里一阵无名的悲哀。他走上前,将她的皮裤往上提,试图替她重新穿上裤子。黑蝎的尸体已经有些发凉和僵硬了,裤子很紧,虽然她的大腿还是颇有弹性,马修还是费了不少劲将她的裤子穿上,然后拉上裤子上的拉链,把扣子扣上。穿上裤子后,黑蝎的美腿线条一下就出来了,两腿分开伸直了,很美。黑蝎搭拉着头,两眼好象在欣赏自己的身段,但却什么表情也没有。马修把她的眼皮合上了。马修再把绳套解开,黑蝎直挺挺地落在地上。由于她比较僵硬了,没法将她抱起来,马修只好拉住她的双肩将她拖到院子里。走进红蝎的房间,这里也和刚才出来时没有什么两样。红蝎的眼睛是往上翻着的。马修将她的眼皮也合上了,然后捡起地上的短靴,开始替她穿上。红蝎穿着丝袜的脚比较小,虽然是伸直了,但还是很柔软的。马修解开绳套。和黑蝎不一样,红蝎在屋内所以身体还没有怎么僵硬。马修用一只手紧紧地夹住红蝎的双腿,让红蝎的上身搭在自己的身后,就这样扛出去。摸到她那穿着丝袜的双腿,马修有一种舒服的感觉。马修先将土匪们尸体排在院子里,然后出门把另一辆吉普开动了,在小山脚下用铁铲刨了三个大坑。马修用汽车运载尸体,先把那几个村民的尸体都埋在一个大坑里。然后再把其他的土匪埋在一个大坑里,最后把三只蝎子的尸体放进一个大坑里。黑蝎在左边,红蝎在右边,白蝎在中间。马修最后看了一眼她们,然后盖上土。如此折腾,已经是烈日当空了。马修在屋子找了点食物和水,吃了一顿,然后坐上吉普车。马修再次回头看了看屋子,还有那三座新坟,感觉轻松了很多。“再见了,毒蝎团。还有我的妹妹。”马修发动车子,向远方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