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书屋

章节目录 小秘小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嫂喋喋不休的在和小萍大吐家庭苦水。两个小孩,一个又哭又闹,另一个则把家里闹翻天了,耳中还听到大哥怒斥小孩的骂声。才两三个小时,家里就快变成菜市场了。

    小萍有点受不了,这时阿华换好衣服出来,看到阿华期盼的眼神,小萍只好回到房间。如果自己不去,阿华一定会很失望的,但是去,又会觉得很危险,阿华在应该安全多了吧?小萍想到大嫂喋喋不休的样子,以及大哥全家的情景,小萍决定和阿华出门。

    小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第一次穿上这套黑色内衣,是在高雄时老板阿蓝送的,蕾丝的大花边紧贴着乳房,带来好像情人的手在抚摸的快感。

    黑色蕾丝编织的内裤让阴阜若隐若现。小萍一咬牙,便从垃圾桶捡起昨天收到的礼物─黑色高弹性丝袜,穿在腿上就好像多一层皮肤似的,紧绷的收缩让小萍略微饱满的臀部更为坚挺。

    穿上了老板阿蓝送的白色verse套装,勉强扣上背后的扣子。穿上别致的两片裙,小萍心想∶一般这种裙子里面一层应该是短裤,这套却是迷你裙,老板阿蓝也真会挑。套上西装外套,看到背心以下裸露出中空的腰部,小萍随手便将外套下面两个扣子扣起遮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可以出发了。

    阿华带着小萍进入别墅,心想∶老婆真给自己面子,结婚以来第一次看她打扮的这么漂亮,自己差一点认不出来,带这么漂亮的老婆出门真有面子。

    一进入别墅,小萍心跳的非常厉害,进入客厅,看到老板阿蓝坐在牌桌上,小萍觉得老板阿蓝今天穿的非常有气质,白色长袖中山装和西裤,想到他知道自己喜欢白色。

    再和老板阿蓝眼神相对,小萍的脸已经比苹果还红,她觉得老板阿蓝那是一种非常满意的眼神,还好阿华还以为是自己看到这么多人害羞而脸红。

    他们正在打牌,其他人在看电视。阿华一到,老板阿蓝便要阿华来帮他打牌。阿华战战兢兢的坐下,小萍慌忙的拉张椅子坐在阿华旁边。老板阿蓝让座后便上楼去了。

    阿华看到菱菱坐在对家,眼神正打量着小萍。慌忙洗牌开始。

    一会儿之后,菊西便提议要上楼看电影,原来她有带ld来,楼上有200寸大萤幕,看起来比较过瘾。丁丁马上说好,丹娜和白诗便一起上楼去了。若西过来叫小萍一起去,小萍推说不想看,仍坐在阿华旁边。若西只好自己跟上去。

    阿华的手气不错,第一把便自摸。陈经理和爱地亏了阿华几句便付钱了。菱菱付钱给阿华时,指尖碰触到阿华,好像电了一下,便赶快缩回去。阿华假装不知道,同时怕小萍看出来,一直鼓励小萍上楼看影片。小萍执意不肯。

    丹娜下楼来叫小萍。小萍知道自己欠丹娜的人情,她实在无法拒绝,阿华又极力鼓吹,小萍只有依依不舍的起身上楼。丹娜站在楼梯上等她,小萍走上楼梯,看到丹娜围住下半身的浴巾掉下来,露出黑色性感内裤。小萍哀怨的回头看阿华一眼,希望阿华能留下自己。但阿华以为小萍害怕,以眼神鼓励小萍上楼。

    小萍每走一阶楼梯,两腿的酸麻感越强,走上二楼,小萍感觉全身已经酸软。看到小萍上楼,丹娜便转身牵着小萍。小萍看到丹娜裸露出来的臀部和裂缝中隐约可见的内裤黑绳,看着自己越来越接近房门,心中不禁害怕,在门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进到房间里,只有投影机放映影片时所发出的亮光,三边透明的玻璃围幕也都拉上窗帘。小萍一时还无法适应房内的黑暗,隐约看到大家好像都坐在床上。丹娜拉着小萍的手,带着小萍在床上找位子坐。

    小萍开始适应房内的灯光时,她注意到丹娜靠在床头,而菊西则半偎依着丹娜,而若西和白诗则分坐在另一头床头和床尾,丁丁则靠在白诗旁靠床中间。

    小萍注意到大家的衣服都还算完整,心中稍微松一口气。这时丹娜表示冷气有点冷,和小萍借外套穿。小萍便脱下西装外套给丹娜。

    小萍正准备将心思放到电影上时,朦胧中有个人上床坐到小萍和丁丁中间。小萍紧张的差点停止呼吸。是老板阿蓝,他上身赤裸,而下半身则围条浴巾。小萍像美人鱼的坐姿瞬间便僵硬得无法动谈。

    阿华突然觉得心神不宁,不自觉的朝楼梯望去,有种不安心的感觉涌上心头,阿华发现自己的精神不是很能够集中。

    老板阿蓝将手放在小萍中空的腰上,轻轻的抚摸。小萍觉得有只粗的手搂住自己的腰,小萍的全身发烫,感觉自己好像在火炉当中,全身的皮肤都已经绷紧。小萍没有拒绝。

    阿华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打牌,已经放枪给菱菱,阿华不断的朝楼梯上看,一个念头一闪而逝,那个好色的老板也在楼上。

    老板阿蓝的手开始在小萍大腿上来回移动。隔着丝袜,小萍仍可清楚的感受老板阿蓝的手摩擦自己大腿所带来的酸麻感,每当老板阿蓝的手接近大腿内侧敏感地带,小萍本能的将大腿夹紧,但仍然阻挡不住两腿中间女人最私密的地带传来的阵阵刺激。

    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开始解开自己背心后的扣子,由下而上。每解开一颗,小萍便颤抖一下。小萍感到有种湿润的感觉从脖子慢慢的在自己裸露出来的肩膀上移动,是老板阿蓝正在轻吻自己。小萍发现自己的身体正配合着老板阿蓝的轻吻。

    菱菱看着阿华神不守舍的样子,心中产生一股强烈的嫉妒,羡慕被对面这个男人深爱的女人。从小到大,只有别人羡慕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

    小萍告诉自己∶只可以让老板阿蓝抚摸,绝不能让老板阿蓝更进一步,最多也要剩下内衣在身上。想到阿华随时可能上来,刺激的快感更强了。

    老板阿蓝在小萍的耳朵旁轻吹,细声的赞美小萍,小萍全身都趐了。老板阿蓝将小萍搂在双腿之间,老板阿蓝卷曲的胸毛和小萍光滑的背一接触,小萍皮肤的触感马上传到子宫深处,小萍两只大腿不自觉得开始摩擦,想要消解子宫深处的呼唤。

    菱菱突然放下牌不打了,带着无限爱意深深看着阿华一眼,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应该还来得及。”便拉着爱地出门。爱地不知所措只好跟出去。阿华则愣在那里。

    老板阿蓝将小萍放躺在床上,自己侧躺在小萍身边,用手撑起半身,欣赏着小萍美丽的胸部,黑色胸罩勾勒出来的曲线刺激着老板阿蓝的小腹,老板阿蓝发现∶才刚开始,自己就已经非常坚挺了。小萍害羞的闭上眼,感觉到裙子已离开身体,心想∶绝对只能玩到爱抚就好,老公在楼下,不可以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但是小萍不知道,每次自己这么想,内心深处偷情的刺激更加催化体内的快感,近在矩尺的老公反而成为小萍更开放自己的因由,只是小萍不知道而已。

    老板阿蓝看着丝袜隔着的肉体,龟头尖端已渗出几滴白色液体。好美的尤物,给阿华太可惜了,经过这么多天的开发,今天终于可以验收了。从第一眼见到小萍,就知道她是一个未经琢磨的璞玉,第一次到家里来,自己从暗房内隔着魔术玻璃看着更衣室里的小萍更衣,他就知道∶小萍是千载难逢的。那也是他首次忍不住把若西叫进暗房,衣服没脱便进入若西体内。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得到小萍,而且要把小萍便成自己一个人的。

    陈经理拍拍阿华的肩,要阿华和他到泳池旁,他有话要和阿华说。阿华看到陈经理的神情,觉的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小萍感觉到自己的丝袜被脱下来,小萍心想∶这是极限了,不能在玩下去。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手指正延着乳罩边缘慢慢划着。手指在乳房上的刺激,小萍不自主的扭动身体,想缓和愈来愈强的快感。小萍不知道自己全身都已变成性感带。微泛潮红的皮肤衬托着黑色丝质内衣,更显小萍的妩媚。

    阿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原来老板居然想要自己老婆。一股愤怒直冲到顶,不行!他怎么可以让老板得逞,他要保护老婆,他不要戴绿帽子。阿华转身想冲上去救小萍,但是被陈经理拉住。

    小萍知道老板阿蓝正在亲吻自己额头,老板阿蓝湿润的双唇温柔的轻吻自己眼睛,沿着自己鼻梁下移。小萍心中生出警觉,害怕老板阿蓝会强吻自己。将头转边时,老板阿蓝很快把目标对准小萍的耳朵吸允耳根。小萍全身酸软,一种从未有的酸麻痒,老板阿蓝居然将舌头伸进自己耳朵内。小萍想要挣扎,但是太舒服了,让小萍身体的扭动更厉害,小萍心想∶到此就好,不能再玩下去了,再下去就真的出事了。

    陈经理要阿华不能轻举妄动,老板是个不简单的人,万一出什么事就完了,而且得罪老板,在这一行就不用混了,甚至被栽赃嫁祸都有可能,并且用自己当例子,若西被老板玩那么多年了。要阿华学自己忍辱负重,不然一切都玩完了。

    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舌伸进自己嘴里,就在小萍因为难忍的舒服将头往后仰的时候,自己的樱唇马上就被老板阿蓝的唇压住。轻轻的挣扎一下,小萍全身就已经融化了,小萍的舌头和老板阿蓝的交织在一起难分难舍,小萍第一次和阿华以外的男人接吻,天啊!这个男人的接吻技巧怎么这么高超。小萍发现自己的舌头被老板阿蓝吸允到他嘴里,自己的舌头居然在老板阿蓝的嘴里搅动,小萍不由自主的搂住老板阿蓝的脖子,两人忘我的拥吻。

    阿华大骂陈经理不是男人,自己的老婆被欺负还当缩头乌龟,靠老婆去巴结老板。阿华甩开陈经理往屋内走回去。陈经理不甘示弱的回顶阿华∶有胆阿华就去。要阿华问自己是凭什么当上经理,还不是靠老婆漂亮。阿华气极,跑回来打陈经理一拳,大叫∶自己绝不是那种男人。便冲回屋里。

    一阵热吻之后,小萍发现胸罩已经被脱掉,老板阿蓝的唇开始在自己乳房移动,自己一个乳房正被老板阿蓝搓揉,粉红色的乳头被夹在老板阿蓝的指头间。小萍知道自己的乳头早已经变硬,还隐约带点疼痛,小萍需要老板阿蓝的抚弄来解除这样的感觉。但是老板阿蓝的抚弄是消除胸部肿胀的感觉,却唤起子宫的颤抖,这种颤抖延着阴道直麻到阴唇。小萍的最后良知告诉自己∶到这里就好,不能再下去。开始发出声声不要。

    老板阿蓝的攻势更凌厉了,小萍身上仅剩的一件内裤也被脱下来。小萍害噪的想,那件已经全湿的内裤被老板阿蓝拿在手上,那他不就知道自己的感觉。另一方面,一股力量震憾着小萍心房,心想∶之前虽然爱玩,但也没有全裸,自己居然在老公的老板面前全裸,而且任凭他爱抚,甚至还跟他接吻。小萍仅存的良知终被唤起,开始用尽全身了力量挣扎。

    小萍的挣扎马上就被瓦解了,当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吸允着自己阴唇时,两腿弓起的姿势反而使老*  WWW..COM板阿蓝的舌头更加深入小萍阴阜。刹那间,小萍感觉一股高潮由体内拥出,蜜汁沿着大腿内侧潺潺流下,全身强烈的颤抖,快感从子宫深处漫延全身。小萍终于知道什么是高潮了,虽然和丈夫作爱很舒服,但以往在还没到这个境界时,老公便已经泄了。

    小萍虽然已经泄了,但老板阿蓝的攻势仍然不断,高潮的感觉不断持续,小萍的呻吟声变大了。老板阿蓝从小萍下腹爬起,抱住小萍热吻着。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坚挺和自己的私处接触,小萍心中最后对自己的呐喊∶绝不能被插入,做出背叛老公的事。

    阿华怒气冲冲的冲上二楼,一到二楼走廊时,陈经理的话在脑中回响,阿华不自主的将脚步放慢。老板是阿华心目中的偶像,自己有能力和老板对抗吗?万一是陈经理想陷害自己乱讲的呢?万一老板找那些兄弟来砍自己怎么办?阿华走到房门口,只听到电影播放的声音,隐约可听见女人的呻吟声。阿华不敢确定是不是小萍,小萍一向很含蓄的。阿华举起手放在门上,但始终没有推门进去。

    小萍用手遮住私处想阻挡老板阿蓝的插入,小萍一边遮挡一边心中想着∶老公来救我。但老板阿蓝雄壮的阴茎碰触着小萍的手背。和老板阿蓝的热吻,让小萍的抵抗愈来愈弱,一次不小心的阻挡,反而让小萍手握住老板阿蓝的阴茎。一手握住雄厚结实的感觉,小萍的防线彻底被瓦解,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龟头已接触到自己阴唇,脑中闪出一幕阿华的脸孔。小萍不愿引导老板阿蓝,放开老板阿蓝的阴茎,两手搂着老板阿蓝的脖子。

    阿华推着门的手慢慢的放下,他不敢想像门后的景像,他告诉自己∶要相信小萍。他也试着告诉自己∶老板不是这样的人。转过身走在走廊上,阿华突然想起小萍本不愿来。阿华想到小萍为什么不愿来,两行热泪从脸上流下。

    小萍感觉到老板阿蓝的龟头分开自己的阴唇,自己的阴道也热切的迎接老板阿蓝的龟头,流满阴阜的爱液和老板阿蓝龟头流出来的淫水混合,让老板阿蓝的龟头顺利进入,但从未接纳如此巨大阴茎的阴道仍然拒绝让老板阿蓝深入。刺入的快感让小萍弓起背,好让老板阿蓝的阴茎能更深入。小萍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老板阿蓝整根尽入,龟头正好顶到花心,火热塞满的快感让小萍泄了,又一次的高潮让小萍忘记老公在楼下,也忘了面前这个人是老公的老板。

    老板阿蓝只觉得小萍真是人间极品,紧紧包住自己阴茎的阴道彷佛会吞吐似的,子宫壁的振动摩擦着深入敌阵核心的龟头。老板阿蓝插入后便不敢动了,因为他担心一动便要弃甲投降了。

    小萍全身扭动着,在老板阿蓝开始冲刺后,小萍忘我的呻吟娇喘,每一声都让老板阿蓝的龟头酸麻。老板阿蓝不敢停顿,也不敢改变姿势,深怕一改变就泄了。啊!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只有在二十几年前的那天,他为了报复小时候父亲的毒打,回家在父亲面前强奸母亲的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有了菱菱。

    小萍进入忘我的境界,子宫传来的快感直达脑部,极度的兴奋让小萍紧抓着老板阿蓝,在老板阿蓝的背上抓下无数道的血痕。小萍一手抓着老板阿蓝的胸毛,一手搂着老板阿蓝的脖子,极度的兴奋让小萍几乎昏厥,小萍感受到一股强而有力的热流直冲进子宫深处,小萍也达到了最高快感,两人同时极度颤抖几下,便拥抱着昏厥在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