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书屋

章节目录 老婆红杏出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已经结婚8年了。老婆朱丽是一个可爱的、充满热情的女人,有着漂亮的

    头发和高挑的个子,乳房丰满,身材好到穿什么衣服都合适。我有时真怀疑我竟

    然能够娶到这样漂亮的老婆。

    比较不好的事是我最近一直忙于工作,我从事的商业广告设计有时一干就是

    数小时,常常早出晚归。朱丽大多数时间就呆在家里。其实她完全可以出去跟她

    朋友一起玩,但她却总是等我回来。

    上周三,虽然我有大量的工作要处理,但我想怎么地也要抽出一个下午陪陪

    朱丽。于是我交待助理后,赶在午饭前离开了办公室。

    我几乎是跳进我车的驾驶室的,径直回家。在停车时,我看见我家旁边也停

    着一辆车,是切诺基——我一直比较喜欢的车型。我一边欣赏车一边走进家门,

    也许是太喜欢车了,什么时候进到客厅的,我都没太在意。客厅里没人,我想,

    可能在厨房了吧,看看中午饭有什么好吃的。

    可厨房也没人,也许在卧室。老婆很勤快,常常在这个时候将我们的衣服整

    理好,放进衣柜里,不厌其烦。

    在接近卧室房门时我听到你们传来异样的声音,我慢慢走上前,想听清楚到

    底怎么回事。天,我真希望我永远工作而不要回来。在微开的房门前,我看到朱

    丽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实际上,更准确地说,老婆正半跪着,手里握着那根插

    进她屁眼的鸡巴。

    哦,操,你的鸡巴塞得我屁眼好涨!她对着那男人说道。

    你不是喜欢这样吗,骚货,你不是喜欢我的棒棒插进你的屁眼吗?!

    操,我是喜欢,你个傻逼!

    我站在那里几乎晕倒,面对如此场景我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朱丽,我为之

    千方百计呵护的老婆,从来不跟我玩肛交,却竟然愿意跟一个陌生男人乱搞,并

    且好像还喜欢得不得了。我更愿意床上操屁眼的人是我而不是那个男人。我就这

    样站着,眼睁睁看着那个傻逼撞击着老婆的浑圆屁股,臀波乳浪,其间夹杂着老

    婆嘶吼再来,再来的声音……

    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静静地呆立着,像被胶水粘住般——既不愿看,又动

    弹不得。这个男人拽着朱丽的头发往后拖,一边是一次又一次的大力抽送,一边

    是老婆一遍又一遍饥渴的欲求。

    陌生男人右手探过老婆身侧紧紧揉捏着她的酥胸,指间挤压着黑色的乳头,

    非常用力,老婆哭叫着,似乎很喜欢被捏痛的感觉。我们从来没有这样搞过,一

    直就是模式化的做爱做爱,我从没有搞痛过她也弄不清她为什么现在对痛那么有

    感觉。

    就这样,傻逼,就这样肏我,我老公干不了的活你却干得很棒,肏狠点,

    狠命地肏我,我喜欢你肏我的逼!

    他拉扯着老婆的头发,搓揉着她的乳房。如此大力,可乳头依然挺立着。我

    实在不愿意激动起来,竭力抑止着想加入这场疯狂的战斗。

    我听见那男人说要射了,几乎同时,他也抽出他的鸡巴,朱丽快速地转过身

    来,张开嘴含住了男人的恶心鸡巴,要知道,这嘴我可是吻了8年啊,如果算上

    大学,那就有10年了。

    当老婆舔着那鸡巴上滑落的精液时,我几乎想吐。舔完后,那男人还用鸡巴

    敲打着朱丽的脸颊,老婆竟然不觉得恶心,一只手按住鸡巴在脸上滚动着,一只

    手沾着精液在乳房上涂抹着。那傻逼男人还强迫老婆深含住鸡巴,一直深到喉咙

    底部。我搞不懂,朱丽怎么会不愿意跟我玩这些?

    嗯,舔得很好,骚货,舔这根插过你屁眼的鸡巴,舔啊!

    我想冲进去杀了那男人,他怎么能称我老婆是骚货啊?朱丽怎么会喜欢

    骚货的叫法呢?

    朱丽舔完鸡巴后,我还愣在那里,这时,男人抬着老婆的脸,凑进了亲着老

    婆性感的嘴唇,把舌头深深地搅了*  WWW..COM进去,手还在不断全身到处游走,那样子,好

    像初恋情人似的如胶似漆。

    我艰难地转过身,走到客厅,双手抱头瘫软地坐在沙发上,泪水无声地滑落

    下来,刚才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我想不通,想不通朱丽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

    为什么会?怎么会?我是那么疼她,爱她;每次做爱,她也都有高潮啊?

    做爱时,老婆从来没有给过我暗示:她需要更多、更激烈的交合。到底是什

    么导致了这一切?

    我想他们应该出来了吧,但没有任何动静。我真的不想看他们现在干什么,

    但控制不住还是蹩回到卧室门前。当我凑进房门,看到那男人架起老婆圆润的大

    腿狠命地肏着她的骚逼,我知道,这姿势是我们曾经最喜欢的一种,喜欢了几乎

    10年了。我真的不敢相信,房间里充斥着脏话的那些喃喃低语,竟然是从朱丽

    嘴里说出来的……

    啊,肏我,用你的大鸡巴肏我,肏我,肏到把精液射到我嘴里,使劲,用

    硬鸡巴狠命的肏我,肏我!!!

    以前我真没有听过这样的话。

    好,骚逼,把鸡巴都拿去,谁的骚逼要啊!

    喔,我要,我的骚逼要鸡巴。

    每个字,每句话,都如一把利刃,剐着我的心窝,仿佛看到被一刀一刀切割

    分离的心脏碎片。

    猛然我心里狂笑起来,我高兴,想到我们将来的孩子会有这样淫荡的母亲,

    我几乎是狰狞地狂笑起来。

    谁在肏你的骚穴,谁啊,谁能满足你?

    你啊,你这个傻逼,只有你才能满足我!

    我到底应该怎么做,离开?呆在这里不动?还是冲进去杀了他们?还是只杀

    那个男人?……

    我没有行动,什么也没有,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也许,如果我是超人,或者

    至少我更壮实一些,那我肯定会采取行动:咆哮着冲进去,把他们撕得粉碎!

    老婆很有激情,那男的亦如此,沉浸其中,像两头野兽在我那大尺寸的床上

    翻来滚去,床单和衣服到处都是。我观看着那厚实的鸡巴挤进拉出,老婆的腿被

    分得很开,我希望最好能把她搞到髋关节脱臼。

    肏我,不要停,永远不要停!

    我看到那厚实的嘴唇压在老婆的嘴上,老婆的舌头跟他交绕着、抵着,同时

    他们的屁股也有节奏地一起晃动。他们完全可能看到我在过道里,但可惜,他们

    太专注他们的事业,无暇顾它。

    我看够了,比我曾经看过的还要多得多,我转过身,出了家门。我开着车,

    泪眼迷朦……我不在乎开错了方向,我就是四处乱走,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发

    生在我身上,我的生活彻底毁灭了。

    我在一酒吧旁停下,进去要了一杯劲到最烈的酒。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

    间已是傍晚7点,我开车回家,如果那还是我的家的话。

    我走进家门,朱丽迎上来,准备吻我时我躲开了。

    什么事让你烦心了?她问道

    没有,就是有点累!

    吃晚饭时很少说话,比往常安静很多,而朱丽表现得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的样子。我吃完就去洗了个澡,希望能洗掉老婆跟野男人肏逼的那一幕幕,可那

    一点用也没有。

    上床后,辗转反侧,脑海里反复播放着鸡巴从骚逼里滑进滑出的场景……我

    祈求时钟永远不要到6点,祈求那些场景永远不要出现。

    后来就昏睡了过去。到中午11点才醒来。我开着车去了公司,然后又绕回

    来。那傻逼的切诺基又停在家附近。我愤怒到了极点,冲进去,再次在床上看到

    他们,又看到那鸡巴湿淋淋地进出,我咆哮着要把那个男人赶了出去。那傻逼一

    边笑一边不紧不慢地穿着衣服,朱丽试图解释什么,她又能说什么呢?

    傻逼男人离开后,朱丽到厨房来找我。

    朱丽,你怎么能干这种事?难道你不知道后果?你是不得已而为之吗?

    说得没错,你总是不在家里,你从没有仔细看过我一眼,不带我出去玩,

    你所做的都是他妈的工作、工作、工作!去你妈的,我需要的不是这些,而男人

    能给我我要的!

    我可以做得更好,老婆。如果你停止这些疯狂的举动的话,我会原谅你。

    我的生活不能没有你!我哭喊着,朱丽很惊讶地瞪着我。

    你就是这样对待的?你让我失望,你根本不是个男人。如果一个真正的男

    人知道老婆红杏出墙,他是会杀了那奸夫的,而你,却什么也没做,还是个男人

    吗?

    请不要这样,朱丽,我爱你。

    滚你妈的!她尖声叫道,然后径直走到电话旁边,给那个傻逼男人打电

    话,过来载我,马上!

    啪的放下。然后到卧室收拾了一个包就出去了。切诺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我求她留下,她一边冷笑一边走向切诺基,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开了。车消失

    在街角,留下我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远处似乎还能听到他们嘲笑的话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